[电影推荐]《看上去很美》| 为什么我没有小红花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我今天早晨自己穿的衣服,还使劲拉屎,我还自己洗的手,为什么我没有小红花?”

《看上去很美》改编自王朔同名小说,由张元导演,董博文、宁元元主演。本片讲述了以方枪枪、陈南燕、陈北燕为主的一群小孩子,在幼儿园这个集体中成长的故事。

这是一部关于儿童题材的电影,但是受众却并不是儿童。被问及到此问题,张元在采访中说“我当然是拍给大人看的!”古怪的音乐、扭曲的特写、没有生气的影调、压抑的红墙高瓦,“我笑狗呢”这些成人化的对白,都暗示这是一部主题严肃的影片。

电影的英文名叫《Little Red Flower》,这里的小红花代表着规则与制度。小朋友只有遵守幼儿园的规章制度,按时的起床、吃饭、上厕所,才能获得象征荣誉的小红花,反之,则要被扣除。

影片中的主人公方枪枪对待小红花的心态从“对小红花不屑一顾”,转变到“努力争取小红花”,再到“不再追求小红花”,这个过程正是这个“小红花”规则的印证,小朋友们束缚在小红花下,把自由和自我统统的磨掉,以得到莫须有的小红花为目标,来取代本该多姿多彩的自己。

而汪爸爸的到来颠覆了“小红花”的意义,在孩子们眼中代表荣誉的“小红花”,在大人们看来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可以随便粘贴,前后的矛盾性在一定程度上彰显出了导演叙事上的自我消解。

张元作为第六代导演,在叙事中上热衷于摹写生活原生态,试图以平实的手法展现出人物的真实境况,解构了传统电影中缜密的叙事,将情节弱化的似有似无,像一堆杂乱无章的碎片。

《看上去很美》展现的都是方枪枪的一种日常的生活状态,起床、上厕所、洗手、做操、吃饭、玩过家家、罚站、尿床……看似在记流水账,只是单纯的把生活中的表象堆砌起来,但却别有一种还原生活的真实状态,向我们展示方枪枪的幼儿园生活,便于人们的情感带入。

整部影片呈现出一种梦幻性色彩。不连贯的叙事、光怪陆离的梦境、开放性的结尾和扰乱人心的性象征主义使影片中的梦幻性质丰富多彩。方枪枪盯着自己名字后面那一排空荡荡,开始幻想被小红花填满的格子;在木马上玩耍时,看着天旋地转的屋檐摔了下来,而后又自己拍拍屁股离开;

方枪枪和杨北燕的打针游戏,在老师看来是充满色情的行为;李老师学大猩猩的样子,让方枪枪幻想李老师是长着尾巴的怪物;片中几次出现方枪枪梦见自己光着身子在雪地上撒尿,色调阴冷幽暗,充满压抑,但在漫天的大雪中,方枪枪却表现得自由自在,在梦中得到了真正的满足于快乐,展现出在制度规则压迫下的方枪枪自由的天性。这些充满梦幻性的片段,反衬出社会的阴暗。

《看上去很美》借助于儿童的视角讲述故事,故事的呈现过程具有鲜明的儿童思维的特征。对孩子进行平拍,对成人采用仰拍。这样的镜头处理,一方面使观众在观影过程中更有代入感,一方面突出了儿童的思想行为。

对于方枪枪来说,李老师的形象在他心理上形成了一种压迫和压抑,因此在李老师扮大猩猩的时候,他转头对小伙伴说:“李老师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妖怪。”并号召小朋友把鞋带穿起来捆住李老师,用实际行动反抗制度。从儿童的视角来看,或许每个大人都是妖怪吧。

这看似荒诞的行为像一场由方枪枪主导的暴动,一场被体制抛弃的方枪枪的反抗。影片以儿童的另一种眼光去观察和打量陌生的成人生活空间,通过方枪枪的眼睛向我们呈现了成人世界的残酷和黑暗,讽刺了成人世界的制度和约束。

影片中方枪枪的两次出走,代表了对制度的反抗。结尾处佩戴大红花的队伍虽然只出现了短短地几秒,却是对主题的升华。被群体抛弃的方枪枪逃离了高大的围墙,妖怪般的李老师,充满规则的幼儿园,来到了外面的世界,他被锣鼓声吸引,驻足在一队整齐划一踩着行军步伐的的队伍前,所有的战士胸前都背着一个大红花,方枪枪对着这些大红花看得出神。

他离开了幼儿园自以为逃离了控制,不会再有那些禁锢思想的强制管制,却不料一切都是一样的,只是小红花变成了大红花罢了,最后,方枪枪心灰意冷的来到一块石头旁边睡着了,院墙外传来呼喊他的声音。

片名《看上去很美》,意思是第一眼看到是的事物从表面上看到好像是很漂亮,幼儿园园长的告诉方枪枪“不要以为离开幼儿园就自由了,这才是你一生中最无拘无束的时光。”

但是,事实上呢?幼儿园真的是一生中最无拘无束的时光吗?看上去很美。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