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电影《罗生门》:一桩杀人迷案,暗藏着识别谎言的可靠逻辑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竹林深处,一具尸体。

包括尸体在内的三个当事人,都承认自己是凶手,但证人樵夫却坚持他们都说了谎话。

僧人听了证词,失落地说:

“我也许真的不再对人类的灵魂抱有信念了。

不相干的听客说:“我才不在乎是不是谎话,只要有趣就行”

这是著名导演黑泽明,拍摄的以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罗生门》为名,在《竹林中》基础上改编的电影。

这部电影成了惊世骇俗之作,在于大多数人认为黑泽明揭秘了丑陋的人性——

“撒谎是人的本性,在大多数时间里我们甚至都不能对自己诚实”

“有软弱的地方就有谎言”

故事发生在一千年前,日本的平安京南。

官府接到樵夫报案,一个死去的武士,胸口有一处致命的刀伤,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凶器。

断案的人又问:“没有任何凶器?”

樵夫答:“没有,没有任何凶器。”

证人二,是云游的僧人。

僧人作证,他之前看见过佩戴着大刀和弓箭的武士,同行的是骑着一匹桃花马的女子,女子的脸上遮了面纱。

死的人,正是这个武士。

三天之后,一个捕役捉来一个臭名昭著的强盗。

强盗虽然言行放肆,但供认了“那个男人是我杀死的”。

他说,“都怪那阵风!”一阵风起,女人的美丽的面容,让他起了色心。

但当时他还不想杀男人,只是想把女人抢到手。于是编造谎言,骗武士跟着他到了竹林深处。趁武士不备,将他捆在树上。然后照着他想的那样,“不杀害男人,就把女人弄到了手”。

然后,令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女人“突然像疯子一样”喊着“你也罢,我丈夫也罢,你们之间总得死一个。在两个男人面前丢丑,比死还痛苦。不管是你们哪个活下来,我就情愿跟他。”

女人柔弱得可怜,可是眼睛却是“烈火般的眸子”。

于是强盗打定主意,“不杀死男人,绝不离开这里”。

但是他不想用卑鄙的手段。

他给武士松了绑,跟武士来了场“男人间的决斗”。在第23个回合,强盗的长剑把武士的胸膛刺透了。

强盗说了这里,脸上露出了快活的微笑。

纠察使署问:“那个女人呢?”

“跑了吧,我不知道。”

“那凶器呢?”

“那两把剑我卖了。对了!还有那把匕首,那把镶嵌着珠宝的匕首,我没带走。真是蠢!”

依这些证据,看来真相很清楚——人就是强盗杀的。

可是接下来,官府捉住了在清水寺忏悔的女人,也就是武士的妻子。

她非常地温顺,几乎让人有了怜悯之心——

“我是个弱女子啊,我能怎么办?”

她说,自己被污辱后,觉察到丈夫“既不是愤怒也不是悲哀——只是蔑视我的冷冰冰的光”“在冷冰冰的轻蔑之下,蕴藏着憎恶的光。”

“羞耻、悲哀、愤怒,我不知如何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女人几乎像做梦一般朝着丈夫的胸口,“噗嗤”一声,用随身的匕首戳进了丈夫的胸膛。

女人的话,完全能自圆其说,也许就是她?

等等

还剩下这具尸体,可以让他自己说说是怎么死的。

“尸体也会说话,那不是‘鬼话连篇’吗?”

巫术下的武士,气得发抖。

他说妻子和强盗说话时心荡神驰,又美丽的样子,让他嫉妒得发抖!

妻子的罪过,还不止于此。

让自己在地狱里还痛苦着的,是妻子哀求强盗“请你把那个人杀掉”。这句话像一股狂风,好像把他刮到遥远、黑暗的深渊底下。

这样可憎恶的诅咒,“就连强盗也煞白了脸”。

“我对我的未来感到茫然......我首先想到的是怎么死最合适”

绑住我的绳子是强盗给我松掉的,我捡起贱人落下的匕首,朝着自己的胸口一戳。

哎呀!多么凄凉啊!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昏暗下来了,有什么人——不知道是谁,悄悄拨掉了我胸口的小刀。从此,我就永远沉沦在冥世的黑暗中了......

这个男人已经是死人了,死人还有必要说谎吗?也许,确实是他自杀的。

他们是如此的“诚实”,况且都是无奈之举——

强盗,是因为“那阵风”,是那“烈火般的眸子”让他欲望难耐;

武士的女人,是因为丈夫“冷冰冰的轻蔑之下,蕴藏着憎恶的(目)光”,让她恐惧未来;

武士,都怪女人不止不忠的荡漾,还有恶毒的心。作为一个男人,这怎么不让他绝望透顶。

人最可怕的是对对自己也无法诚实,往往能看到别人的错,却顾及不到正在迈向恶的深渊。

影片借听客之口说出——

“有谁是真正的好人吗?也许仁慈只是一种伪装,人们只想忘掉坏的东西,而去相信那些捏造的好的东西。”

真相是什么,在这时已经不重要了。

但很明显,凶手只有一个,而证词相互矛盾。是谁在说谎?

“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捏造事实。”所有的人都在“加工真相”,而他们隐瞒的正是对自己不利的信息,包括樵夫自己。

鲁迅先生指出:“芥川龙之介的作品所用的主题最多的是希望已达之后的不安,或者正不安时的心情。”

影片中,樵夫一直焦虑不安,一直高呼“他们在说谎!”“武士是被剑刺死的!”

是这样吗?

承认自己是凶手的三个人,他们是怎么说的——

强盗说,是剑;武士和他的女人说,是匕首。

听客突然问樵夫:“那把匕首呢?那把镶嵌着珠宝的匕首呢?”

原来,樵夫在“一念之间”,拨掉武士胸口镶嵌着珠宝的匕首。为了圆一个谎言,因此不得面对更多的谎言。

樵夫目睹了武士、武士的妻子以及强盗的陈述,看到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诚实,为了自己的私利,却不敢揭发。 而真相,就这样在层层谎言中被粉饰、被加工、被扭曲,最终彻底消失。

真相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如何相信你听到的话?

这一点对于当下很多吃瓜群众来说,很有必要借鉴。

你听到的,可能是“真相”的一部分;但也可能就是“谎言”。如何辨别?我的建议是,当你在被不明真相的焦虑情绪支配前,先冷静下来,用“可靠的逻辑”思考一下。

这个逻辑就是——

“凡涉及自身利益的情节,客观性往往要打折;凡是无关自身利益的事情,表述就趋于真实。”

或者,有必要“让了弹飞一会”。

否则你认为的真相,不过是一场各执一词的“罗生门事件”罢了。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