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韩国电影《寄生虫》,刷新了我对下层阶级卑微的想象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寄生虫》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获得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电影。这部影片斩获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原创剧本共四项大奖。

导演想讲述的内容非常简单,就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靠行骗得到了在有钱人家庭里的工作。为了保住这份工作,作恶多端,伤害了同一阶层的人。

具体来说就是:基宇一家人,住在半地下室的公寓里,靠着折叠披萨纸盒勉强度日。家中猖獗着跳蚤,用无线网靠蹭邻居家的。因为是半地下室,窗户和屋子外的地面平行,所以经常有醉汉对着他们家窗口小便。可是就算这样,一家人谁也没有胆量出去制止。

基宇考了四次大学都没有考上,准备继续考试。妹妹基婷虽然失学,但有一项“了不起”的技能——文凭伪造。在同学和妹妹的“帮助”下,基宇成功地得到了有钱人家英语家教的工作。

有钱人家的房子是著名的建筑师南宫贤者设计建造的,在阳光充足的山上,家里有宽畅明亮的落地窗,和绿油油的草坪。主人姓朴,是一家科技技术公司的社长,社长夫人很单纯。两人除了女儿多惠外,还有一个小儿子。

基宇得到工作后,也希望把父亲老金和母亲忠淑也介绍过来。

但他知道,自己都是靠伪造学历得到工作的,而家里人一直都没有正经工作,有钱人家是不会用的。所以,他和家人合力设下圈套,用污蔑和诡计赶走了有钱人家的司机和管家,达到了鸠占鹊巢的目的。

这部电影在此之前,都类似于搞笑。说的是“一家穷人通过行骗给有钱人打工”的故事。而接下来的转折似乎变得没那么搞笑了,“一个关于不平等的颇为直白的寓言”故事就此展开。

中国人认为,穷人穷不可怕,但是如果穷人作恶行就不能被原谅。有人认为电影内容有逻辑漏洞——

“一家人有胳膊有腿怎么会都没有工作?”

这是一个中国特色的问题,但它是韩国的国情。

影片用老金的一段台词解释——

“一个警卫职缺,都有500个大学毕业生应征。”

但是,即便这样中国观众也认为,穷人可以靠力气挣钱,再穷也不能穷骨气。这是中国人的价值观,因此一些中国观众并不认可这部电影。

我个人认为,每部电影虽然文化背景和价值观不同,但从这部影片想表达的主题来看,还是有一些小的细节刷新了我对穷人卑微的想象。

“有钱所以善良”,贫穷是被逼的

导演奉俊昊在影片里,为了最大呈现穷人阶层卑微给观众,将基宇一家的“恶”合理化,认为“不善良”是被逼的,有钱了所以会善良。

影片中无论是基宇的同学还是老金,对有钱人家的夫人的评价都是——

“这位夫人她很天真,很善良。”

“她有钱,但是很善良”

老金的妻子反驳丈夫:

“不是有钱但是很善良,是因为有钱所以善良”

“有钱人没有怨恨,钱就是熨斗,能把褶子(怨恨)熨得平平展展”

很多批判阶级的影片,通常会发出“该死的有钱人”这样的呐喊,但是导演奉俊昊却在电影的前半段安排了这样的台词,用意却是极深刻的。

穷人的生活里只能处处精打细算,一分钱也不敢多花。凡事衡量标准都会限制在“钱”上,衣食住行、接人待物首先想到的是能不能省钱而不考虑其他。

贫穷撕扯着穷人的生活,“穷”字如影随形成了摆脱不掉的阴影。但是如果有钱,生活就会完全不同。

所以老金的妻子会说:

“如果我这么有钱,我也很善良,甚至更善良。”

它的潜台词就是——“贫穷是被逼的”。

这是导演为洗脱基宇一家人的“恶”设计的潜台词,但事实上我想,这也许是导演提出的一个思考,人究竟是“本善”还是“本恶”的问题。

穷人没有办法改变自身的处境,但又缺乏团结的意识

影片还让我们见识到一个穷人自相残杀的世界,向观众说明,穷人的互助在《寄生虫》中是不存在的。

这是从旧管家在一个下雨天突然出现,开始的翻转。

原来,旧管家的丈夫为了躲债一直生活在地下,被解雇的时候没来得及给丈夫送食物,因此趁主人不在家的时候赶来。

老金妻子忠淑发现这件事,不顾旧管家的乞求扬言要报警。但当忠淑全家的诡计被旧管家发现后,角色立刻发生了逆转。

旧管家从乞求“妹妹,大家都是穷人,理当相互照应”转而处于上风,这时候轮到忠淑反过来把管家称为“妹妹”,求着管家。

“看在都是穷人的份上网开一面”,

两家都是穷人,早应该意识到彼此的利益从开始就是一致的,但他们相互试图支配另一个贫穷家庭,并发生了生死争夺,直到影片最后。

电影里,有钱人住在山上,基宇一家住半地下室,旧管家住在漆黑的地下室。这三个家庭的居住所也寓意着,这三个家庭思想上不同的阶层。住在山上的人自然瞧不起住半地下室的,但是住半地下室的家庭又觉得比住在完全不透光的地下室的家庭又高贵一些。

人们思想上的半地下室,大概也是导演想表达的部分。

下层阶级无法摆脱天然的卑微身份,因为连味道都不能越界

影片残忍地讲述了一个(在韩国的)事实:一个穷人也许可以“渗透”进一个富人的家庭里,但却不可能如儿子基宇所盼望的那样,真正成为其中一员。

有一条无边的界线将两者区分开来,有钱人家的社长有这样一段台词:

“老金做什么事都很有分寸,不会越界”但是,

“老金的身上有一种味道,像是馊掉的干果或者臭抹布的味道。”

就连社长家的小儿子,在第一次见到老金和老金妻子时,也好奇地察觉两个人身上有同样奇怪的味道。而那个时候,社长家并不知道,他们是夫妻。

到底是什么味道?社长提到了是偶尔搭地铁闻到的味道。而真正的味道大概是因为老金一家住在半地下室,有一股下水道的霉味。

味道是没办法控制的,但它超越了穷人和富人之间的界限,那是不允许越界的阶级意识。

“通过奋斗实现财富”在电影里也只是可能

作为阶级地位的象征,有钱人家住在山上又大又漂亮的房子里,充满阳光的窗户,高尔夫般的草坪。旧管家则住在没有光线的地下室里。

老金一家住在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半地下室公寓(窗户与地面平齐),这在韩国很常见,所以,当他们像管家的丈夫一样生活在地下时,窗户透进来的光线,让他们产生了虚假的意识,象征着成为“富裕家庭”。

正像儿子基宇所说:

“这是一所住在里面的人假装自己生活在地面上的房子。”

这使他们误以为自己比旧管家一家要高一等,它诱使他们继续尝试在这样的社会阶级系统中向上爬。

他们满怀希望,但也正是这种希望阻止了他们认识到自己的处境。

这一切都是在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中传达出来,得知老金被困在有钱人家的地下室后,儿子基宇幻想将来变得足够有钱去买下这栋房子,让父亲自由。

但导演奉俊昊并没有表现出这样美好的结局,而是将镜头一直往下,下到半地下室。基宇在给父亲写信,说终有一天能救出他。看似充满希望,但基宇的表情是悲伤和疲惫的。

我们知道他会尝试,会拼命工作,试图与这个阶层抗争,但可能不太可能成功,可能会有转折,谁会知道呢?也许这就是电影的深意所在。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