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豆瓣评分8.6《万箭穿心》:李现饰演《中国机长》以前的高分电影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万箭穿心》是2012年由王竞执导,颜丙燕主演,李现参演的家庭剧情长片,改编自著名作家方方的同名长篇小说。

女主李宝莉是个没有知识文化的城镇居民,干着商贩的底层活,吃苦耐劳,性格泼辣强硬。

老公马学武是靠知识改变命运的乡下人,工作能力强但是性格软弱,因为娶了李宝莉他成了城里人。

两人育有一个儿子名唤小宝(李现饰演长大后的小宝),学习成绩很好,但因为单亲家庭,性格有些乖戾、隐忍。

电影讲述的武汉人武汉事,拍摄地点在武汉,配音是武汉方言,加上演员的实力出演,和导演王竞一贯的写实风格,《万箭穿心》被誉为中国影史上现实主义的代表作。

下面,我从表现手法、人物命运、启示意义,三个层面分析这部现实主义力作。

01电影表达手法分析

带着灰色调的方言电影:浓重的时代气息,底层人物生活既视感

1.灰色调的运用:凸显浓厚时代气息,和现实生活的压抑

故事、声音、画面,是一部电影的基本构成要素。

张艺谋的《红高粱》的基调色是红色,彰显的是生命的张力,《幸福的黄手帕》基调属于黄色,整部电影弥漫着温馨和幸福。

《万箭穿心》的基调是灰色,没有红色的热烈和黄色的温馨,而是铺满了“模糊”,它的作用有两个。

一个是烘托时代气息。

影片中有很多老武汉的场景:长江上老旧的渡轮和大桥、企业上下班的人流、批发市场的人群、热气腾腾的热干面……

低饱和度画面所制造出来的柔灰朦胧的影像画面,以及质朴的场景氛围,还原了较为真实的90年代的风貌和底层人物形象。

当那个时代的风貌以灰色的画面呈现出来,再配上地道武汉话,观众瞬间就走进了最为真实、全面的人物世界。

一个是渲染生活的忧愁。

故事讲述的是90年代的事,那一代的成年人,童年经历过文化大革命,青年经历过改革开放,壮年经历过下岗潮。

很多不同出身、不同学识、不同性格的人,阴差阳错地走到了一起,李宝莉夫妇就是其中一对。

他们在时代洪流裹挟前进中结识,互相依靠大过情投意合,所以很多人的婚姻生活并不如意,甚至弥漫着淡淡的忧郁。

影片就是在描述那个年代底层人物的挣扎,主旋律也是个悲剧,灰色调就是在渲染这种氛围。

2.方言电影的叙事优势:增强底层体验感,刻画人物形象

《万箭穿心》有两个版本,其中武汉方言版本最有味道。

武汉方言版本属于典型的方言电影,该类型的电影在表现底层人物的生存体验方面具有很大的优势。

一方面是增强底层生活感。

影片中涉及到市场小贩、街头混混、中学教师、警察‘、企业领导,他们无论做生意、吵架、办案、讲课,用的都是武汉方言。

“过早”、“说不清白”、“么样”、“么事”等方言,把武汉市民的生活场景勾勒出来,增强了观众的底层体验感,这在普通话版本里是找不到的。

一方面是刻画人物形象。

语言本身是表达个人化风格、塑造个性化人物的重要方式,它还可以标示人物的个人身份和表达立场。

扇着蒲扇,手抱胸前的李宝莉,用武汉话骂骂咧咧的说到“老子”、“婊子养的”,一个泼辣霸道的女人瞬间就活了起来。

方言与人们在生活中流露出的真情实感和生存经验有重要关联,这对于刻画人物形象来说非常有效果。

荧幕上的普通话刻画的人物形象大多是正面的,在展示小地方、底层人物形象写实方面,方言电影有它独特的优势。

02人物命运分析

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人性中的美好与邪恶交织,铸就众生相

《万箭穿心》片名的寓意在于,生活的铮铮现实如何将人“万箭穿心”。

故事集中在一个家庭的破碎,妻子、丈夫、儿子每个人都想要活的更好,最后却越活越挣扎。

1. 妻子李宝莉:蛮横泼辣背后,是生活创伤后的补偿心理在作祟

从心理学上看,补偿心理就是一种“移位”,即为克服自己生理上的缺陷或心理上的自卑,而发展自己其他方面的长处,优势,赶上或超过他人的一种心理适应机制。

李宝莉是生活在武汉市底层的城镇居民,父亲早死母亲独自一人把她养大,几乎没上过学的她从小在菜市场打拼。

尽管后来嫁给马学武这样的知识分子,过上了稳定的生活,但小时候的自卑和失控感,已经植入骨子里。

由于补偿心理,她对所有人都很强势,眼神表情、话里话外都想碾压人,稍有不顺心就要发飙。

后来马学武跳江,她扛起扁担闯码头,辛辛苦苦供儿子读书,而儿子考上大学后却把她撵出家门,不认她这个母亲。

李宝莉的人物形象是复杂的,从控制丈夫马学武、冷眼对待婆婆来说,她是个泼辣、不懂理的小女人。

从扛扁担闯码头养活一家老小,吃苦耐劳,敢打敢拼,展现出如同野草般顽强的生命力来说,她又是伟大的。

你很难说这样的人是好还是坏,是对或是错, 她就像是生活中每个普通人,有可怜之处,也有可恨之处。

2.丈夫马学武:性格软弱是悲剧的根源,妻子的“高压控制”,把他推向绝路

什么是高压控制?

高压控制就是指在两个人的关系中,一方通过各种行为和言语来控制另一方。

马学武文质彬彬,是一个国有企业的干部,有能力也有地位,在外是有头有脸的人,但在家他却没有半点发言权。

连搬运工人都对他表示同情和理解:

“在外头啊,你大小也算个干部,但那有么样呢?你被这样一个女人罩一辈子,你真的是蛮可怜。”

闺蜜小景与李宝莉在厨房的对话,更是直接指出了问题所在:

“马学武,是被你逼到这条路上的。”

马学武一直被妻子高压控制,既与他娶李宝莉获得城镇户口的自卑心理有关,也与他性格软弱、不懂维护人际关系有关。

马学武无论是被骂、被打、被冷落,甚至老妈遭遇儿媳白眼,他也一句话不说,只是眼神里透露着失望与迷茫。

缺爱的中年男人容易出事,在李宝莉这里长期感受不到爱与尊严,马学武发生了桃色事件,然后降职、被开除、跳江一连串的悲剧就发生了。

前面感觉马学武是个被老婆控制、压榨的可怜人,时不时还为他感到惋惜,后面却觉得这个人软弱得没有担当,自己一死了事,留下老母亲和儿子承受苦难,在负责任这一点上,他远不如李宝莉。

3.儿子小宝:蛰伏10年,将怨恨报复给母亲,“回弹效应”下的非理性行为

心理学家们提出了关于压抑的回弹效应:

回弹效应就是指,那些被压抑了的情绪,再次出现会变得比之前更加强烈。

影片中的小宝是父母婚姻的牺牲品。

马学武跳江之后,小宝成了家里唯一的希望,李宝莉对他管得很严,除了读书就是读书,几乎没有过快乐的童年。

从小缺乏父爱,被人瞧不起也找不到人帮忙,母亲李宝莉为了供他读书,每天扛着扁担去码头帮人挑东西,除了学费,其他的什么她都帮不了,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他的性子变得隐忍。

小宝长大后他约见马学武桃色事件的主角小周,从她的口中知道了,父亲跳江与母亲告密有脱不开的干系,因此更加怨恨李宝莉。

小宝顺利考上大学之后,压抑十多年的怨恨在回弹效应下加倍释放,他本着为父亲和奶奶讨个公道的想法,绝情的断绝母子关系,将养他长大的李宝莉赶出家门。

《万箭穿心》是时代浪潮下众多为了生存而挣扎的家庭的映射。

但影片不只是展示底层人物生活的昏暗,评判某些人对或者错,而是极力于描写出普通人的“灰色”。

没有谁是绝对的对或者错,每个人都在好人与坏人之间游走,正是人性中美好与邪恶交织,才铸就了斑驳的众生相。

03

悲剧家庭缩影背后,留给我们的是这3个启示

《万箭穿心》的家庭悲剧,并非来自虚无的真空,而是根植于社会阶层问题中,有着强烈的现实性和启示意义。

1.婚变必然性:马斯洛需求理论——物质文明满足后,精神追求和心灵满足成为首要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的需求从低到高分为五个需求。并提出,某一层次的需要相对满足了,就会向高一层次发展,追求更高一层次的需要就成为驱使行为的动力。相应的,获得基本满足的需要就不再是一股激励力量。

十年前的李宝莉美丽而泼辣,下岗后在汉正街卖小品,而马学武刚刚升职,成功进入工厂行政层,脱离了工人阶级。

两人的婚姻一直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马学武看中了李宝莉的城市户口,李宝莉倾向于选择一个高学历的丈夫,他们之间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在马学武未升职,李宝莉未下岗之前,两人还在为家庭的物质生活奋斗,婚姻关系尚可维稳,而马学武阶层跃迁之后,精神文明成了最迫切需要的东西。

李宝莉的泼辣、蛮横越来越让马学武受不了,加上多年来被压抑的委屈,马学武干脆提出了离婚。

物质文明发达之后,人们必定不再满足于温饱,开始追求精神文明,是婚姻走向破灭的原因,这是《万箭穿心》讲述的道理。

事实也如此,《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公布一项关于婚姻的数据:2018上半年,全国离婚登记193.1万对,同比增长4.0%。

调查数据还表明,在导致离婚的原因当中,居首位的是夫妻感情不和,比例达到了77.51%。

精神文明不对等的婚姻,很难是幸福的,这是给我们的第一个启示。

2.家庭破碎背后是,社会转型的冲突撕裂个体的终极体现

导演王竞说,有好几个有名的女演员都要李宝莉这个角色,但是最后都不了了之,因为“她们感觉这个角色”太让人纠结。

这种纠结不仅是李宝莉一个角色的纠结,而是社会转型的价值观冲突撕裂个人造成的纠结。

《万箭穿心》的时代背景是改革开放以后,那是中国改革变化最多的年代,传统文明和新晋文明浅无声息的在碰撞。

李宝莉发现马学武的桃色事件之后,无力的坐在地上,他没法接受丈夫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便报了警。

李宝莉紧紧钳住马学武的软肋,企图来保住岌岌可危的婚姻,这种畸形的夫妻关系,促使马学武绝望跳江。

马学武死后的十年,中国社会已然巨变,小宝接受新一代社会文明长大,他同李宝莉之间的隔阂也越发深,母子之间的结根本无从打开。

李宝莉是传统文明的延续,马学武、小宝是新晋的文明产物。新旧交替,两种文明中的负面元素都在撕裂个体,折磨着个体的情感,这才有了畸形的夫妻关系,冷漠的母子关系,破碎的家庭生活。

社会转型时,新旧文明的更迭,必然产生撕裂个体的代价,这是给我们的第二个启示。

3.身陷阴沟依然仰望星空,生命的韧性是人类繁衍不断的根本原因

影片的结尾,李宝莉坐上健健的面包车离开,车子没走几米却熄火了,李宝莉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下来推车。

这是一个很棒的隐喻符号,导演想表达的生活观,都藏在这个镜头里。

李宝莉的悲剧和时代交替有关,也和人性中的贪婪、欲望有关,但她最给人启发的是扛起生活重担时,展现出的生命的韧性。

时代交替、人性这些缥缈的词离普罗大众实在远了些,普通人只能通过生命的韧性来承受这世间的一切不如意。

野草般顽强的生命力,是底层人民对抗这个世界的捉弄的唯一选择。

对他们来说,生活就像那辆破车,虽然问题频发,但只要修修补补,还是可以找到方向。

生命的韧性是每个普通人度过苦难的凭仗,也是人类生生不息,繁衍不断的根本原因,这是第三个启示。

结语:《万箭穿心》是当之无愧的现实主义力作,不管是人文主题、表现手法、故事设定都值得称赞,社会学家李银河甚至称《万箭穿心》是雷雨之后最好的悲剧。

影片完成了对一个时代底层人民真实生活的缩写,引发观众对社会阶级问题的思考与讨论。

导演王竞以一个家庭为载体,把时代发展的无情、人性的复杂和生命的坚韧,一一展现了出来。

人物在黑与白、善与恶之间游走,观影时总有钝刀割肉的感觉,神经被它一寸一寸的刺激着,说不出道不明的压抑感堵在喉间。

这就是好电影的魅力吧,现在把它强烈推荐给你。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