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无人知晓》:灰暗色调之下,温饱与精神需求的思考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电影《无人知晓》豆瓣评分9.1,好于98%的剧情片,到底好在哪?由是枝裕和编剧并执导的这部作品,是根据1988年东京西巢鸭弃婴事件改编的,影片讲述的是,母亲惠子带着四个孩子入住公寓,然后孩子被母亲抛弃,他们独自生活的故事。

若说这部影片好在哪,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大家被柳乐优弥所塑造的主人公"小明"所吸引,被他身上所展现出的,不属于他这个年龄阶段的成熟所吸引。因为母亲改嫁,他的"过分懂事"让人心疼;他主动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面对糟糕的生活,他心中还有爱,但这种爱"无人理解"。

无人知晓,其实就是灰暗色调之下,关于温饱与精神需求的思考。

生活里的灰暗色彩

故事一开始,小明和妈妈搬入新公寓。妹妹小雪和弟弟小茂则藏在行李箱里,被带进了公寓。妈妈这样做的目的是,躲过房东和其他住户,避免小孩被发现。

当妈妈打开行李箱,里面钻出来两个嬉皮笑脸的小孩时,我第一反应是跟着剧中的小朋友笑,随后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在小雪和小茂阳光笑容和欢乐情绪的背后,导演是否从影片一开始,就在淡化这部剧的"灰暗"色彩?

什么是"灰暗"色彩?导演在故事的开头铺垫上,告诉观众,小雪和小茂是被"藏"着带进公寓。但实际上,这个镜头的解读也可以是,他们是被"塞"着带进了公寓。

藏和塞最本质的区别是,前者可能是主动进入行李箱,这种情况多是类似捉迷藏的"玩闹";后者常常是被迫或被欺骗,被塞进行李箱。正常的小孩不会主动钻进行李箱,因为里面狭小的环境会让人难受不舒服,而进入行李箱,则是违反人性的行为。

所以,导演一开始就以"行李箱藏着人"这个隐喻镜头在告诉观众,生活里有些灰暗色彩,无人知晓。

灰暗色调,是这部影片的悲凉底色。

欢快的画面背后

而与灰暗色彩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故事里的主人公小明。

这种鲜明对比,并非黑白对立带来的视觉冲击力,而是公寓内弟弟妹妹所在环境的"灰暗色调",对比小明出门时的"欢快节奏",所延伸出来的生活悲凉感。

导演虽没有刻意表达弟弟妹妹"被关在家"这个事实,但当小明出门采购响起了欢快的配乐,通过两相对比的镜头,使观影人内心深积压抑情绪。

母亲惠子因为要上班,所以弟弟妹妹的吃喝问题就落在小明的身上,他负责每天外出采购。故事的设定是母亲不允许弟弟妹妹出门,所以导演将许多镜头,对准了小明在街头巷尾的活动上,讲述了小明与便利店之间的许多往来故事。

第一次看的时候,我以为导演是想通过外出采购这一行为,刻画小明的生活细节;但二刷这部电影后,我发现导演在以一个客观中立的角度,抛弃了"小明父母去哪儿"这样一个争议点,将镜头聚焦于以小明为代表的四兄妹,讲述他们如何活下去的顽强生命张力。

生活困境:温饱

影片《无人知晓》可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是妈妈惠子,她下班后会与孩子们有说有笑,家庭氛围轻松且温馨;下半部分,是在妈妈离家改嫁之后,孩子们没有生活经费来源,穷困处境之下的生活状态模样。

母亲寄来的生活费已经所剩无几,小明和弟弟妹妹们只能吃泡面度日,而在吃泡面这段戏里,小茂有一个动作让人不禁动容。他在舔碗盖吃完泡面之后,在有汤汁的泡面碗里加入两勺米饭,背对镜头连着汤吃了起来。

有影迷在写观后感的时候,说是枝裕和拍《无人知晓》不懂煽情,白白浪费了许多故事画面。其实在我看来,导演并非不懂煽情,而是《无人知晓》这部片子本身,根本就不需要煽情。

为什么一个故事正逐渐转向悲剧化节奏的时候,却不需要煽情?

相比煽情这件事,是枝裕和更懂得把握人心,在吃泡面这段戏里,他将纪实片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当泡面填不饱小茂的肚子,当他需要加饭的时候,这个画面很容易让观影人联想到现实。

当我们脑海存有"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类主题思考后,我们看见一个孩子表现出,因饥饿而狼吞虎咽时,还有什么,比真实更煽情的东西?

在长篇小说《包法利夫人》里有一句话:生活凄凉得有如天窗朝北的顶楼,而烦闷却是一只默默无闻的蜘蛛,正在她内心各个黑暗的角落里结网。

而影片里小茂吃泡面的画面,就像包法利夫人那句话所说的,故事里的人物像一只蜘蛛在结网,在试图沟通观影人的情感,这是一个产生共鸣的过程。导演希望通过画面,搭建起故事人物走向观影人内心的桥梁,同时,这也是导演在引导观众入戏,所使用的一种表现手法。

抛弃了煽情的写实手法,一样能刺痛人心。

精神需求:玩乐

在真实生活里,一个人的生命,总会在乐观状态和困境状态之中摇摆;这两者,它们通常都有共同点,那就是由"日常温饱"与"精神需求"两大元素组成。

三毛说"任何一份生命都有它生长的创痛与成长的过程",而小茂的饥饿片段,只是人物困境下的客观事实表现;与温饱问题同样重要的,是一个人面对困境生活时的精神需求。饿了就吃,这很好解决,但如果精神匮乏了,又该如何解决?

小明有一天外出采购,他在公园里发现一个脏兮兮的弹力球。这个被人遗弃的玩具,在那短暂的一刻是小明的快乐源泉,为他头顶那片灰暗天空增添了一抹鲜红色彩。当小明将弹力球抛向天空之后,导演以此为契机,将影片原有的灰暗色调,瞬间转变为明亮。

小明在街头认识了两个朋友,他们一起骑单车、打游戏、看漫画书。即使在黑漆漆的夜晚,影片轻快的配乐加上小明爽朗的笑声,都容易让人忘记,公寓里还有三个弟弟妹妹,他们可能还饿着肚子。

小明和朋友玩闹这段剧情,如果放在影片的故事开头,一定是段让人羡慕的友情;但放在此刻困境之下的小明身上,则是强烈的对比意味。

导演安排这段剧情是何用意?导演在影片的前面剧情里,将小明塑造成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哥哥,显然,这还不能让观众对这个人物有更多的思考。所以在故事的转折点,导演进一步刻画了小明的内心世界,将一个12岁小孩该有的精神需求,摆在了观众面前。

以一个正常小孩"爱玩乐的天性"为媒介,"深刻化"小明的形象。

开头也是结尾

影片的故事结局是,小明去学校打棒球,妹妹小雪在家无人照顾,她在拉阳台门的时候,跌落下来失去了生命。小明和认识没多久的女孩纱希,将妹妹的尸体塞进行李箱,带去羽田机场掩埋。

在影片的前面部分,小明外出采购是一种日常生活,讲述的是生活琐事,影片内容舒缓而又平淡。但当母亲惠子回家收拾行李,离开那个公寓再也没有回来后,再到妹妹小雪死亡事件的发生;小明再次外出采购的身影,在那份如常平静的时光里,是生命的希望与生存的本能,因为需要活着。

行李箱的拉链,拉开了故事的序幕,小雪从里面钻了出来;故事的结尾,一如小雪初登场般,也是与行李箱有关联,只是,行李箱里的那个小女孩,永远失去了欢声笑语的生命力。

结语

真实事件,远比影片残酷。

在是枝裕和导演内敛克制的情感表达下,影片《无人知晓》的故事节奏并没有太大的起伏,有的只是灰暗色调之下,关于温饱与精神需求的讲述与思考。

影片的结尾落点,小明兄妹三人和纱希继续过着无人知晓的生活,他们每个人的外在形态就像一块块拼图,拼凑在一起时,显现出"孤岛"的模样。

孩子被遗弃的背后,不只是父母责任的缺失,也是人性淡漠的体现。

人人看见,无人知晓。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