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黑色幽默下的时代警钟-解析奥斯卡最佳影片《寄生虫》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第92界奥斯卡颁奖典礼上,韩国电影《寄生虫》击败了包括《1917》、《爱尔兰人》、《好莱坞往事》在内的众多对手,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电影、最佳原创剧本四项大奖。

很难定义这部电影究竟属于什么题材。前60分钟的剧情接近于黑色喜剧,讽刺了无业游民基泽一家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依附于富人朴先生一家的“寄生虫”特性。但随之剧情便转入了对当前韩国社会深层次地挖掘与批判,深刻地揭露了韩国经济下行、失业率上升所造成的社会动荡现状,和贫富差距过大所引起的阶级分化与潜在可能爆发的阶级冲突。以及在这种状态下,穷人阶层为了生存的不择手段,富人阶层的冷漠与社会责任感缺失和整个国家决策层的失职和无所作为。影片的述事手法有着鲁迅般的锐利与马克.吐温风格的辛辣,是一部“轻技术、重内涵”的发人深省之作。

由于本部作品在述事方式上有着清晰的递进式三段结构:即开篇布局、主题铺垫和冲突爆发,本文将从这三个方面,来深入解析本部影片。

一、开篇布局:重点刻画基泽一家的生活困境,并通过他们一家通过学历造假、欺骗等手段进入朴先生家中工作的行为,生动的描绘出他们全家人为了生存而自私、毫无道德底线的“寄生虫”本质。

基泽一家四口包括中年男基泽和他的妻子忠淑、儿子基宇、女儿基婷。他们生活在常年缺少阳光的半地下蜗居中,一家人没有固定职业,依靠给一家商社手工折包装箱为生。

他们每天生活在拥挤、潮湿的环境中,家中社马乱爬,每天晚上都有醉鬼在屋边小便,全家人主要的娱乐活动是靠蹭附近的Wifi。全家人尽量的使用一切免费的东西,甚至于外面撒消毒粉,基泽都要不关窗户享受一次免费的消毒服务。

基宇受朋友推荐,到富人朴先生家给读高中的长女多蕙当家庭教师,他伪造了大学学历上门应聘。得到这项工作后,他发现朴先生全家都是头脑简单,简易被欺骗的人。于是基宇先和年轻无知的多蕙秘密谈起了恋爱,当得知朴先生家的幼子多松喜欢绘画时,又向朴先生的妻子莲乔谎称认识一个美术系高材生,借机让自己的妹妹基婷上位,成为了多松的美术老师。

此后,基婷又伙同家人设计陷害了朴先生家的司机和女佣雯光,让两人先后被解雇。在谎言中,基泽和妻子忠淑分别成为了朴先生家的司机和女佣。至此,一家四口在朴先生家的“寄生虫”生活正式开始。

某天,朴先生一家决定用全家野营的方式来给第二天生日的多松庆贺。出发当晚,基泽一家四口占据了朴先生家宽敞舒适的客厅。平时蜗居在半地下室的他们,难得的在这样奢侈的环境放飞自我。他们开怀畅饮、得意忘形,幻想着这里就是自己的家。

谈起朴先生一家人,酒后的基泽感慨到:有钱人本来就很单纯,没烦恼,有钱人家的孩子连衣服都没有褶皱,钱就是熨斗,可以烫平生活中的所有褶皱。妻子忠淑则补充说,朴先生这样的家庭不是又有钱又善良,而是先有了钱,人才因为有钱而变得善良。导演通过她对自己一家人的评价(“如果这个时候朴社长回来,我们会和蟑螂一样瞬间消失吧,就像房间中的日光灯一打开,蟑螂就全躲起来了。”),对他们全家这种寄生虫的本质特性进行了抨击与嘲讽。

第一部分的剧情,虽然在感观上是较为轻松的喜剧手法。但基泽家的地下廉租房与朴先生家宽阔居住环境的巨大反差;基泽身上所散发出的令朴先生夫妻感觉到不适的味道,在看似无意间,已经为随后即将深刻展开的作品主题留下了伏笔。

朴先生客厅的大落地窗与基泽家的狭窄、寒酸形成鲜明反差

二、主题铺垫部分:从多个角度信息量极为密集的剧情信息中,深入揭示韩国社会中和基泽一家类似的“寄生虫”群体的数量之多、范围之广、生存状况之艰难;以小见大,反映出韩国所面临的国家安全危机与当前经济下行所引发的严重社会弊病;以及在这种状态下,穷人阶级日益严重的生存状况和富人们缺乏社会责任感的无知与冷漠。并通过“味道”这个反复出现的元素,进一步阐述了韩国社会阶级分化将逐步演化为阶级矛盾的严重性,为影片即将爆发的高潮部分做好伏笔与铺垫。

屏幕上雯光丑陋的表情与影片之前的风格气氛大相径庭

从外面下起大雨,门铃声响起,前女佣雯光那可以令人联想到丑陋、鄙俗的表情在门禁监视器屏幕上出现开始。影片的画风和叙事风格开始与前60分钟的黑色喜剧形式发生了显著的转折,故事开始朝着之前观众意想不到的深度与广度发展。

这位在影片的第一部分中穿着得体、做事干练的前女佣,此刻一副可怜相,用谄媚的表情和语气向忠淑说明她的来意。自己被解雇的时候太突然,遗留在厨房地下室的一些东西来不及带走,她知道今晚朴先生全家不在,恳求忠淑可以让她去地下室取走自己的东西。

雯光个人形象的强烈反差预示着她将开始从事某些阴暗的行为

从雯光出现在门禁屏幕上,到她进入地下室前的这次转头表情的定格画面。导演用这两组特定镜头,一方面用此刻雯光表情上所散发出的丑陋与阴险,与影片之前部分她那个衣着得体、整洁干练的女佣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另一方面通过最直观的视觉冲击力,让观众们从内心产生出本能的厌恶、反感、甚至还有种不寒而栗的感受。画面在预示着她人性中丑恶的一面即将呈现出来的同时,也让观众们对她接下来即将从事的行动产生了强烈的疑问与好奇。

在接下来的剧情中,影片对韩社会弊病的深度挖掘,信息量密集且充满震撼力的各类电影主题元素在极短的时间内,精准、清晰地传递到观众们的脑海中。

1、无力经济自给的地下“寄生虫“阶层的生活状况。

在被朴先生一家人忽略的地下室中,居然住着雯光的丈夫吴近世。由于他的蛋糕店倒闭,欠下巨债无力偿还。他只能偷偷的躲到地下室中,依靠雯光当女佣的工作之便,暗地给他送吃的维持着生存和躲避债主们。他这种暗无天日的生存状态已经长达四年零三个月,从这所房子的上一任主人在时便开始了。这种全地下的状态要比居住在半地下室的基泽一家更为让人震撼。基泽一家至少还有行动上的自由,在内心深处还有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和改变现况的企图,而对于吴近世来说,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寄生虫”式的现态。

2、韩国所面临的严峻国家安全形势

雯光恳求忠淑今后能够帮她照顾吴近世,但基泽家的其它人躲在地下室的阶梯上偷听雯光夫妇的谈话却意料摔倒,使他们的家庭关系暴露在雯光夫妻面前。雯光用手机录下了基泽一家的视频,借此要挟基泽一家。紧接着雯光扮演朝鲜主持人李春姬的一段,可谓是本片的一处神来之笔。

视频证据在手,掌握了形式主动权的雯光,命令基宇全家蹲在地上。她则手持手机开始模仿朝鲜主持人李春姬的语气开始发言(内容见下图)。这段剧情看似是一个“寄生虫”阶级小人得志后的得意忘形,但通过看似荒诞的模仿秀台词,生动的反映出韩国处在朝鲜核弹的威胁之下,国家所面临的严重安全威胁。

3、“寄生虫”群体的数量众多,和他们失去理想和希望和没有未来的生存状态,以及国家决策层对这个群体的政策缺失、关怀缺失。

在雯光夫妻放松警惕的时候,基泽一家趁其不备制服了雯光夫妇,此时莲乔的电话打来,说由于下雨全家取消了野营,即将马上到家。基泽全家匆忙中将吴近世夫妇困在地下室中。除忠淑外,其余三人在朴先生家中躲藏了起来。

当基泽在地下室问吴近世,这种地方真的能住人吗?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吴近世的回答所传递出的信息足以使每位观众感觉到震撼:“你以为住在这种地方的会是一两个人吗?算上活在半地下的人就更多了。我就是觉得这样活着很舒服,感觉就像出生在这里一样,婚礼也像是在这里办的。反正国家的退休金和我没有关系,人老了以后,就是靠个“情”字活着呗。所以啊,请让我继续住在这里吧”。

通过深入的剖析这个群体的心态,说明在韩国日益严峻的经济环境下,在这个不断扩大的穷人群体中,由于缺乏国家的相关安抚政策,致使其中的大部分人对理想、未来已经不报任何希望,彻底习惯了寄生虫式的生活,惟有亲情是他们生活的惟一精神抚慰。

4、阐述穷人阶层不可避免地对下一代造成的精神创伤,以及富人阶层与穷人阶层之间逐步扩大的阶级矛盾。

通过莲乔与忠淑讲述小儿子多松曾经“遇鬼”的经历后(实际的情况是多松在一次过生日时,偶然间一个人看到了从地下室上来的吴近世后在精神上受到惊吓),给多松的所造成的心理创伤。说明“寄生虫”阶级做为社会的一种弊病,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整个国家的方方面面,其中也包括下一代的成长与精神健康。

随后的情节中,基泽一家三人躲在客厅桌子下,听着朴先生夫妻对基泽一家气味的描述:那种有着类似老人味、臭萝卜干味、煮抹布味,但却又不能准确形容的,属于生活在半地下或者地下的穷人阶层身上所独有的,只要不脱离这个阶层就无法摆脱的味道。影片数次用气味这个载体,暗喻了韩国社会中日益严重的阶层分化,和穷人与富人两个阶层之间的不兼容性与冲突性。

5、雨夜的环境中,穷人阶级与富人阶级生存状况的巨大反差

偷偷溜出朴先生家的基泽家三人,在雨夜中步行回来到自己居住的半地下室。却发现大雨早已将家中变成了一片狼藉,抽水马桶中粪水四溅、夹杂着各种垃圾的污水顷刻间将房间淹没。三人只能带着随身行李,与成千上万个和他们情况类似的人一起,居住到体育场中度过这个雨夜。清晨,他们接到电话,三人将分别扮演不同的工作角色,参加多松的生日派对。

而此时,朴先生一家却正在筹办儿子多松的生日party。他们广邀好友,在宽阔的庭院草坪上摆起餐桌,上面摆着酒水、意面和三文鱼排。亲友们的祝福、提琴悠扬的旋律、洒满阳光的快乐的气氛,和前夜基泽阶层所经历的狼狈、无助和绝望形成强烈的反差。

国家安全笼罩在核武器威胁之下的韩国,社会分工不均造成失业率严重,致使阶级分化严重。在这种状况下,穷人为了生存不择手段,富人们只安于自己小圈子的幸福生活而毫无社会责任感,政府和即得利益阶层对此束手无策。这种状况下,随着穷人阶级生存状态的不断恶化,伴随着流血事件的冲突将成为必然。

三、冲突爆发部分:通过一次血腥流血事件中的多个悲剧细节,反映出穷人阶层的内部为争夺社会资源、穷人阶级由于仇视富人阶级,所引发一系列激烈冲突;以及病态下的社会给下一代所造成的精神伤害。

莲乔对于儿子多松的生日派对做了精心的安排,首先安排由基婷送上生日蛋糕时,再让朴先生与基泽假扮坏人袭击基婷,然后由多松打败坏人挽救基婷。从而用胜利的自信与喜悦,来消解上次多松过生日时“见鬼”而留下的心理阴影。

同一个时间,基宇到地下室窥探雯光夫妇的情况,发现雯光因过敏休克而死在地下室里,他遭到了满脸血污、精神濒临疯狂的吴近世的袭击。妻子雯光的去世是压跨吴近世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砸晕了基宇后,已对生活完全绝望的他手持一把尖刀,走向庭院中那个欢快热闹的生日派对,一场充满血腥的悲剧正式开始。

1、穷人阶级内部为了争夺生存权而产生的冲突

当看到基婷时,没有任何的犹豫,面目狰狞的吴近世直接挥刀刺入了基婷的心脏。基泽与雯光两个家庭的矛盾,本质的起因是由争夺生活资源引起的。对于他们之间的这种冲突,只要有充分的物质条件,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

2、病态社会所引发的悲剧对下一代所造成的严重创伤

朴先生夫妇原本想在儿子生日时用阳光、音乐、朋友们的祝福和大家的爱,抚慰多松精神上留下的创伤,但在病态的社会所暗藏的尖锐阶级矛盾之下,结果却事与原违。多松再次看到的却是满脸鲜血、面目狰狞、正在持刀杀人的吴近世,近距离目标了这一血腥的画面的多松直接晕倒。这种比上次更为可怕的景象,必然会给幼年多松的内心投射下更为严重的心理阴影,而种童年留下的内心创伤,将笼罩他的余生。

这也从更深层次指出,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不从根本上缓解社会中的种种弊病,仅靠金钱,并不能抚平病态的社会所烙印在下一代内心上的创伤和精神上的皱褶。

3、贫富分化可能最终发展成为一个国家最难以调和的顽疾——阶级仇恨。

基泽刺向朴先生的那一刀,是最让人细思极恐,同时也最具警示意义的冲突体现。因为从表面的逻辑来看,朴先生并没有伤害到基泽一家,相反还对他们家有很多帮助。基泽在女儿丧命、情绪失控的状态下,挥刀刺向朴先生最直接的原因是,朴先生在捡车钥匙时,表现出来的对吴近世身上味道的极度反感。

这种和基泽一家身上同样的,暗喻着基泽所处的穷人阶级属性的味道,代表着基泽和朴先生一家所处的富人阶级间所有难以调和的矛盾。在阶级的矛盾爆发的状况下,两个独立的个体间没有任何过节,只是由于自己所在的阶级所受到的鄙视和对自己阶层的生存处境的不满,内心中被压迫的阶级仇恨被唤醒,一个阶级挥刀刺向了另外一个阶级。

阶级分化所引发的阶级矛盾到展到一定程度,是引发矛盾冲突,撕裂和摧毁社会秩序的最大主因。阶级矛盾和因为生存、利益而产生的其它矛盾有着本质性的差别。后者可以通过物质和政策层的安抚来调和,而阶级之间的矛盾一但形成和并转化为阶级仇恨后,可以在没有发生任何具体事件的前提下,仅凭借仇恨本身来制造流血的悲剧。仇恨的力量近乎于一种信仰,其产生的能量足以颠覆一个国家的原有政治秩序与道德规则。

一场流血冲突过后,基婷、吴近世、朴先生三人永远的失去了生命,多松的精神受到了更为严重的刺激和惊吓,对于一名儿童来说,这种童年所留下的心理创伤阴影将伴随他的一生,而且他永远地失去了父亲。基泽由于阶级仇恨杀人后,躲进了朴先生家的地下家,开始了和吴近世一样的地下寄生虫生活。影片结尾基宇的励志想法,只是韩国社会中,穷人阶级对于未来内心中的一道微光,而在社会弊病众多的韩国社会,基宇和他所代表的穷人阶层,自我救赎之路任重而道远。

最后总结

寄生虫到底在暗指些人?是基泽一家四口和前女佣雯光夫妻吗?似乎是,他们懒惰、自私,毫无道德底线的寄生在朴先生一家;但从更深的层次来解读影片的话,韩国近年来经济下行,前总统贪腐、闺蜜涉政、明星被迫应召等政治和社会丑闻不断。在这种大环境下,尸位素餐的政府高官、为所欲为的既得利益阶层与社会上无数如基泽一家的民众,到底谁才是这个国家的寄生虫?谁也应该为这种社会现状负责?导演没有明说,但相信观众们会自己思考。

在美学角度、技术角度仅不占优势,更具现实意义的《寄生虫》,之所以能够击败博爱、普世价值的《1917》和充满了复古情怀的《爱尔兰人》。也许这与当前民族主义抬头、利已主义流行的世界形势密不可分。毕竟每一次当一个国家的阶级冲突完全爆发时,想要解决与重组,无不伴随着流血、战争,整个原有政治体系和社会规则被完全击碎后的重新洗牌。

这部影片,在黑色幽默的外衣下为我们敲响了时代的警钟,使我们重新反省,毕竟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而且阶级斗争的矛盾一旦爆发。无论处于社会中的任何阶层,在枪响之后,没有赢家!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