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西伯利亚理发师》:关于爱情的信仰与选择,理想和现实如何抉择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导语

《西伯利亚的理发师》是由尼基塔·米哈尔科夫执导,1998年上映的作品。它被誉为俄罗斯版的“泰坦尼克号”,电影主要讲述了一个叫珍妮的美国人和一个叫安德烈·托尔斯泰的俄罗斯人之间的爱情故事,借着这条主线,也同时展现了导演理想中的俄罗斯。

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十九世纪后期,疯狂的发明家麦克为了拿到军校校长的投资,请美国女人珍妮前往莫斯科,去说服军校校长沙俄将军,让他资助麦克的发明。珍妮在去莫斯科的火车上遇到年轻的军校学员托尔斯泰,托尔斯泰对她一见钟情。军校学生要出演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托尔斯泰饰演其中的理发师,他在演出前夕无意中听到珍妮在房间里向将军示好的对话,觉得爱情受辱。于是在上舞台时拿起了大提琴琴弓,奋力抽向将军,也因此被发配到西伯利亚。

很多年以后,珍妮踏上了托尔斯泰去流放的那片土地,找到了他的住处,但是她没有见到托尔斯泰,知道他已经结婚生子之后难过的离开了。 而此时,在山野里打猎的男主仿佛感觉到了珍妮的到来,他向着珍妮的方向疯狂奔跑,最后站在山脚,望着昔日爱人的影子在原野尽头逐渐消失。

今天,我们从影片中两个主人公的主线故事去感受关于爱情的信仰,关于现实的选择。在第三部分,我会结合影片,谈一谈对现实生活当中的一些感悟,理想和现实之间应该如何抉择。

01、托尔斯泰的爱情信仰

托尔斯泰是年轻的军校学生,他用至真至纯的一面去面对世界,世间的一切在他眼中都热烈而美好。他与珍妮相遇在去莫斯科的火车上,因为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而结缘,托尔斯泰对她一见钟情。而珍妮对他的感情更像是无心插柳,珍妮与他再次见面,是为了完成拉赞助的任务,到军校与将军套近乎。第三次见面是在舞会上,由于托尔斯泰动作太慢,晚了一步,珍妮做了同学列夫斯基的舞伴。没有与珍妮跳成舞,听着列夫斯基的炫耀,托尔斯泰非常失落。当列夫斯基对珍妮有不尊重时,他提出用决斗的方式解决彼此的争执,并为此差点丢掉性命。

托尔斯泰的爱情信仰像是挺拔的白桦,决不低下高贵的头颅,他对珍妮萌发的是古典主义的爱情,宁可为了爱情去决斗,去自寻死路,也不容许任何杂质玷污了爱情的纯洁。

《费加罗的婚礼》演出中间休息时,托尔斯泰不小心听到了珍妮假装像将军示好的话语,他听到珍妮称自己的爱不过是一个孩子的爱时,爱情信仰毫无防备的被摧毁。他四处躲避,奔到雨中祈求寻得一个可以逃避现实的角落,最后托尔斯泰还是被从雨中捉回舞台继续表演,看着与珍妮坐在一起的将军,他执起提琴手的琴弓跨过乐池与观众,挥舞着扑向了将军。至此,一切无法挽回,托尔斯泰被发配到了西伯利亚。

影片最后,满脸胡子的托尔斯泰望着珍妮驾车而去,渐行渐远,直到离开自己。他的眼睛抽搐了一下,点了一根烟。在这里我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就像当初看着至尊宝扛着棒子在夕阳中离开。

托尔斯泰这个角色无疑吻合了导演心目中完美的俄罗斯少年形象,永远昂起的高高的下巴,眼神倔强又不失温存。正是年轻到无所畏惧的年纪,也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年轻,托尔斯泰的任性才显得格外动人,就连当他失去理智去摧毁一切时,都让人丝毫不忍心去责备。

因为人人都知道,这样的冲动是珍贵的,去之不再来的。爱情本身并不值得我们歌颂,因为爱上一个人太简单了,但把爱情作为一种信仰,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02、珍妮的现实选择

珍妮在火车上时并没有爱上托尔斯泰,这个年轻人对她来说只是比较有趣。但是他落下的照片给珍妮提供了接近军校校长的理由。珍妮的身世非常凄惨,从小在继父各方面的虐待下屈辱的生活,直到继父年迈无法控制她了,她才逃出生天。相信这样的珍妮,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也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在知道了她的身世之后,看到前期珍妮的不拘小节,开朗与客观,甚至爽朗的开怀大笑都令人心疼。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求生的手段与她的保护色。

珍妮感受到托尔斯泰的感情应该是在知道托尔斯泰为她决斗开始,但这样的喜爱,对一个漂亮女人来说并不少见。而当托尔斯泰当着他的情敌兼顶头上司的面,对珍妮告白,她才开始正视托尔斯泰的感情,她对她的雇主麦克说:“你永远不知道,刚才的男孩说了什么。”于是她决定去找托尔斯泰问个清楚,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但这样的举动令托尔斯泰觉得自己纯洁的爱情受到了侮辱。这时候的珍妮,才是真的爱上了托尔斯泰,这个真诚而热烈的男孩,从来没有人给珍妮这样不掺杂质毫无所求的爱。

“我从没想过我的一生中还能有一个人这样爱我。”

“我撒过许多谎,连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只有当我和你在一起时,我才明白什么是真的。”

珍妮向托尔斯泰倾诉了自己的身世,他们自然而然的完成了爱情的升华。而最终,珍妮还是选择了现实,为了完成雇主的任务,她违心去讨好将军的话,巧合的被托尔斯泰听到,这些话对至真至纯的托尔斯泰来说自然无法接受,所以出现了那导致他们分崩离析的一幕,两个刚刚知道对方心意的人,还是分开了。

我曾想过若是珍妮为了爱情有那么一点点坚持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将托尔斯泰逼向崩溃?也曾想过,或许托尔斯泰有那么一点点世俗,认为爱情可以掺染一点点杂质,是不是就不必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然而青春必定会像奶酪一样布满千疮百孔的错误,只是并不是所有的奶酪都会因为年轻而被宽恕。珍妮的爱也并非如我想象的那般不堪,只不过是经历完千疮百孔的青春后,从坚硬的脆弱变成了柔软的迂回罢了。

十年后,珍妮去西伯利亚寻找安德烈,当她来到托尔斯泰的家时,除了摇摆的婴儿床,堆积满地的苹果,她再没有见到其他。这就像是一种崩塌,一种无能为力的崩塌,珍妮明白,她来晚了,珍妮驾车在西伯利亚的草原狂奔,镜头同时插入“西伯利亚的理发师“的坚定的冷酷的伐木镜头,树木一一“嘎嘎“作响地倒下。就像她自己所说:“有时候我们以为是生活背叛了我们,其实是我们背叛了生活。”

《地下室手记》里的主人公是这么说的:

理智当然是个好东西,但理智仅仅是理智而已,只能满足人的智力能力,而愿望是整个生命的体现,既包括理智也包括所有挠头的东西。

那些生命中不能承受之情,你我终不能幸免。

03、对生活的感悟,现实与理想要怎样抉择

这个世界上容得下那么多对生活妥协的人,却容不下那些对自己忠诚的人。有时我在想我们是该活的现实点好呢?还是应该活的理想一点呢?我想大多数人应该还是活的现实点吧,但也要去捍卫那些让大家觉得依然圣洁的东西。

爱情没有值不值的问题,只有爱不爱的问题。为了真理,信仰,善,也许一切都是值得的!关于生活中的现实与理想究竟应该如何抉择?我的答案是向现实妥协着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妥协你不得不妥协的,坚持你不得不坚持的,努力走每一个朝向你理想方向的路途。

也许会绕点远路,但是终究会抵达理想之处。也不会付出太大的代价。而有时候,太过于坚持理想,可能反而会背道而驰,下面是我的两点看法。

(1)先获得自己的力量

珍妮对将军妥协的讨好,是造成他们爱情悲剧的导火索,但她的行为令人不忍指责,也无法指责。以前看过一个问题,如果你有三百块,你会买口红还是买书?有一个回答我很喜欢,如果我只有三百块钱,我会赶紧在超市买一些打折的米面油菜,等我有三万块的时候,我可以涂着三百块的口红买三百块钱的书,一定要先把生活质量提高再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人要首先有力量坚实的踏在大地上,才有资格去奢谈爱情理想之类的东西。我认为向现实妥协并不丢人,但是妥协的过程中一定不要忘了我们当初的理想。如果现实和理想真的发生冲突,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还是先努力在现实中获得自己的力量最为必要。

理想重要,但生活必要。

(2)要有我们始终相信的东西

托尔斯泰的信仰我们都看到了,但其实珍妮的心中也有一份信仰,她最后选择的不打扰,就是对他们爱情的尊重,也是她对心中那份美好的守护。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为了理想而奋斗,可是这个理想是带双引号的,也许更适合称之为目标,在为了目标而追逐的过程中,很容易看不清生活真正的样子。

我们可以暂时妥协,但一定要有我们始终相信的东西。这个东西,对不同的人来说是不一样的,但它可以作为心中的信念支持自己行动,使我们在艰苦的岁月也有撑下去的动力。这个东西,才是我们真正的理想。在黑暗中支撑我们走出来迎接光明的,在大雨中为我们指明方向的,就是这股信念!而我们向现实妥协的最终意义就在于此,去守护那个我们心中始终相信的东西。

生活必要,但理想重要。

所以,不要羞愧于向现实妥协,只要我们没有忘记去追求理想。

结语

这个片子揉杂了很多东西,比如导演对帝国的辉煌和俄罗斯精神的迷恋,以及对这种旧精神中专制一面的批判,还有就是西方文明对俄国文化的冲击。然而,最让我动容的,还是托尔斯泰对爱的忠贞和不妥协,他可以用自己的前途乃至生命来捍卫爱的纯洁和高贵,他捍卫爱情,就像捍卫自己的人格尊严。这种气质中极端的成分让他的生命如同水晶一样易碎,却也使他的生命散发出水晶般的熠熠光芒,在我看来,这种光芒蕴涵的骄傲是令人敬畏的。

一个人什么都不相信,什么都不惧怕,就什么都敢做,是很可怕的。拿破仑说,从长远来看,精神的力量要战胜剑的力量。这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最终的答案。所以我们要相信精神的伟大,灵魂的不朽,喜欢这电影,因为我相信。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