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推荐]豆瓣7.7分,18天完成拍摄,《到阜阳六百里》,挣扎在异乡的困境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由台湾导演邓勇星指导的影片《到阜阳六百里》,在2011年上映,这部仅用了18天就拍摄完成的影片,一经上映就击中了众多影迷的内心。

影片荣获第48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主演唐群拿下了第48届金马奖的最佳女配大奖,导演凭借本片获得了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界亚洲新人奖的最佳导演,主演秦海璐捧走了第18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和第13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双料最佳女主角大奖。

一座座奖杯的背后却是观影人数不到两万人的尴尬境地,华语电影有太多这样的佳作,隐藏在他人的耀眼之下,等待着真正喜欢的人,体会发现一部佳作的惊喜,今天就把它推荐给你。

影片讲述的是一群在上海这座光鲜亮丽的城市下,不曾被人注意到的那群人,他们穿梭在街角巷弄,做着最底层的工作,心中那份美好的期盼被现实的岁月逐渐地侵蚀。主人公曹俐经历了生意的失败后,又回到了上海,靠着老乡的关系在KTV打扫卫生,时至春节临近,曹俐的两个老乡翻新了一辆旧公共汽车,想要趁机赚一笔钱,在曹俐奔走在阜阳老乡之间售票的同时,一个个被这座城市击碎的灵魂,因为不同的理由,选择踏上了归途,从阜阳到上海,六百里的距离,有人用了十几年,有人用了几十年,无数来自生活本身的丰富细节,在导演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中,为观众讲述着永远道不尽的乡愁与怀念。

纪录片角度拍摄、现实主义手法

1. 用纪录片的形式描绘出繁华背后的凄凉

2008年的时候,导演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说是有一群安徽的阿姨想要回家过年,却买不到票,最后一起拼了一台旧车,凑够人数之后就一起回了安徽,这片报道在导演的脑海里刻画了一群临近年关为了回家而绞尽脑汁的人,他决定为这群人拍一部纪录片,在拍摄纪录片的时候产生拍摄故事片的想法,随即着手准备剧本。

这段奇妙的经历让导演将纪录片的拍摄手法延续到了故事片之中,相比于传统的故事片拍摄,这种纪录片手法的拍摄更容易给观众制造一种错觉,让观众感受不到对于影片的操纵和设计。

片中的很多配角也都是非专业演员出身,为影片的纪实面貌做出了有效的补充。相比于专业演员来说,他们本身就生活在这里,邓勇星为他们设计的人设就是他们自己,克服掉面对镜头的紧张,往往能够更好地与角色融为一体。

影片中做保姆的小月,被女雇主冤枉勾引自己的老公,小月站在楼道里给一个阿姨哭诉,这个一边安慰着小月,并给她做了一碗面的阿姨,就是非专业演员出身,原本就在上海做保姆,像小月这种哭诉,在她的职业生涯里一定听过很多次,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吃碗热汤面,明天终归要继续下去,用真实面对表演,打破了荧幕与观众的界限,让那些看似遥远的生活清晰的呈现在了观众的面前。

原来在这座充满高楼大厦的城市下面,更多的人过着另一番光景的生活,抱着走出穷地方的心态,到了公认的大城市,却在现实之中离家越来越远。

2. 现实主义风格的生活质感

早在19世纪末,电影就已开始朝着两个方向发展,现实主义和形式主义。

现实主义倾向于捕捉事件的流动、自然的影像、宛如随处可见的真实生活,我国不少年轻一代的导演都是现实主义的簇拥者,他们将镜头对准生活的表象,以此去挖掘在城市繁华背后的残酷与现实,贾樟柯导演可以说是现实主义的个中翘楚。

邓勇星在拍摄《阜阳六百里》的时候,从他纪录片式的拍摄手法,就可以看做镜头背后,那颗渴望打造一部现实主义作品的野心——写实电影的极端会倾向纪录片,这时候导演就需要不露痕迹的还原生活的细节,来完成自己的创作诉求。

曹俐这个角色作为影片的主角,将一个个归家者串联起来,这些渴望回家的人,本身就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一个人从小地方到大城市,做着最底层的生活,面对的不仅仅是金钱带来的压力,城市户口,子女求学,这种没有归属的矛盾,会一直伴随着他们。

导演安排了许多生活中的细节跟随着曹俐,来促成原本就属于这群角色的生活质感。曹俐卖票的时候,有一个老乡质疑曹俐这种卖座位没有票的行为不安全,想要曹俐把票退掉,秦海璐强调都是老乡我怎么会骗你,阿姨一直坚持没有票子我没有办法相信你。

这组简单的对话背后,蕴含着独自打拼的岁月背后无数次的欺骗,内心的疲惫,即使面对老乡这个看似亲切的词语也没法选择相信。

曹俐回到家后,发现自己的新手机和这几天的票款全都不见了,合租的谢琴愣了一下,将自己的钱掏出来塞给曹俐,让她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没有多说一句话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事情的真相在谢琴这一组动作中不言而喻,她已经知道是自己的上海相好偷走了曹俐的钱和手机,却什么也不能说,她需要和相好结婚,需要分到相好拆迁后的房子,这样就可以让她女儿留在上海,曹俐这边在记完账之后,加了一个将钱藏到床头的小细节,并同时看了谢琴一眼,即便知道了真相,却依旧多了一层防备。

独自在外的日子里,面对家人,更多地选择报喜不报忧,原本的天真在一次次挫折中变成了防备,现实主义的手法下,我们清晰地感受到一群外乡人,徘徊在这个大城市中,却始终不能融入它的无奈。

3. 反舞台化表演带来的真挚情感

电影表演无疑只是导演的媒介。——卓别林

基于导演的创造欲望,演员用自己的表演能力将导演的意图更好地去呈现。秦海璐的加入为导演在现实主义的打造上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影片中同时出现专业演员和非专业演员的时候,二者的融合会是影片最终效果的关键性因素。

国内许多专业类表演院校早期的表演教学并不是以影视表演为主,而是戏剧表演,剧场和电影看似有着不少的相似之处,却拥有者完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概念,二者对于表演的诉求也有着巨大的差别。

舞台表演需要更强的肢体控制以及更强的台词功底,每一个语句的停顿和转换,都会影响着剧院内观众的直观感受,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话剧出身的演员,都具备人让人望其项背的台词功底。

电影表演则更倾向于导演对于题材的处理,导演越是倾向现实主义,越需要演员的表演能力。影片中的对话戏,更需要像是一场真实生活的重现。

秦海璐的表演成为了导演这些独具匠心设计的最佳媒介,在一群归乡人之中,让我们看到一个还在挣扎着的个体,相对于那些回家的人来说,她既是一个留守的人,也是这一车阿姨的过去,影片最后秦海璐打开窗户,阳光照亮了她的脸庞的同时,却没有照亮未来的生活。

挣扎的活在异乡下,永恒经典的主题——乡愁

在本片中,有许多一闪而过的角色,曹俐的两个老乡狗哥和九子,合租室友谢琴,被冤枉的保姆小月以及一个没有名字的角色。

导演没有用过多地笔墨来渲染他们离家时候的美好景象,专注于表现每个人归乡时候的迫切,对于起点的留白,成为了影片极具感染力的设计。

谢琴是影片中最为悲情的一个角色,作为老一辈的“上漂”,她靠着做保洁把自己的女儿拉扯大,为了一个上海身份和一个本地人同居,对方为了多要一点赔偿款要跟她结婚,相好的家人还逼着她在放弃赔款的协议上签字。

她的困境可以说是影片中绝大多数人的困境,她们随着时代背景的洪流,意识到远离自己的故乡可以找到更多的机会,到了大城市才发现,自己只是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得不到大城市的认可,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充满了限制,影片中很少出现我们熟悉的高楼大厦,这也是影片中角色们的真实生活,狭窄弄堂里的生活,从不属于这种城市,小人物与大城市的巨大冲突,被狭窄的生活环境展现的淋漓尽致。

谢琴为了一个认可的身份,可以忍受一切,那份自食其力的坚守,因为女儿被包养信念崩塌;小月作为一个保姆,忍受了太多的委屈和不满,意识到或许回家守着老公孩子会更好,影片中还有一个没有回家的阿姨,她找曹俐说想帮忙带东西回去,直到影片最后我们才知道她托人带回去的是一盒骨灰,这种寄托将那种对于家的感情进一步的放大,在遍体鳞伤的最后,发现家才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发车之前,小月将一捆麻绳交给了曹俐,愉快的语气,仿佛卸掉了一直以来的枷锁,拿着麻绳独自向前的曹俐,依旧背负着无法卸下的枷锁。

《到阜阳六百里》是一个我们注意过的世界,片名很直白,从上海到阜阳,六百里,回家就是一转眼的功夫,就是这一转眼的功夫,有的人走了十几年,有的人走了几十年,更有的人走到了最后,他们需要的并不是成人式的英雄命名,更多的人,只是需要一份认同。

结语:

1991年,齐秦一首《外面的世界》,唱进了无数人的心坎,越来越多的人渴望离开家乡,去往那个看似拥有更多机会的地方,在这疯狂奔波的最后,这样的选择又是否真的适合自己,外面的世界又是否真的如歌中所唱的那般精彩,坐在返程的车上,如释重负的笑容,仿佛就是他们的答案。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