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叙事风格、视听语言和象征隐喻三方面解读《步履不停》的魅力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善于用诗化手法表现家庭日常生活,在唯美的画面和琐碎的对白中,波澜不惊的剧情总能能击中观众柔软的情感,产生细腻深厚的共鸣。步履不停》就是这样一部典型的家庭电影。

横山家当医生的父亲已经退休,和母亲住在滨海小城,生活在大城市的次子良多和女儿千奈美,只有节假日才去看望父母。是枝裕和安排了家中长子纯平(15年前因救人溺亡)的忌日,展现这一天一夜发生的故事。

短短的聚会,导演用一个个精心设计的细节和简洁的镜头语言,勾勒出日常琐事下的复杂的亲情状态,交织着遗憾、期望等复杂情感。

很多影评人对这部电影进行了精彩的点评。在此,我将从叙事风格、视听语言和象征隐喻三个方面,深入解读这部优秀之作的独特魅力。

01、叙事风格:线性叙事,家庭生活真实可感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导演不用插叙和闪回,仅用线性叙事,用人物的出场、离去,用富于内涵的对话和细节,展现出一个传统家庭复杂的人物情感,展现出令人回味无穷的人生况味。

①去戏剧化叙事,以情感推动故事

是枝裕和认为,电影要把真实的生活传达给观众,人比故事更重要。《步履不停》没有好莱坞式叙事,没有戏剧化冲突,精心截取日常生活片段,以人物情感交流和影响来推动情节发展。

电影记录了横山一家一天一夜发生的琐事。他们吃了三顿饭,招待了那位被救少年,扫了一次墓,良多和父亲去了海边。就在简单的情节里,隐伏着人物之间的情感张力。

本片对父母、儿子和女儿四个主要人物的刻画十分鲜明,真实的家庭氛围,很容易产生代入感,观影者能细细感悟人物的感情起伏,从而产生深层次的情感共鸣。

②平实化叙事,以细节积聚情感

影片没有大事件,做饭、吃饭、散步和、洗澡、扫墓……每个小细节都隐伏着精妙的构思,如涓涓细流,积聚起真挚的亲情。

伊始,良多一家三口攀登阶梯,良多提着西瓜,妻子吃力地跟随,儿子到处张望,自顾自玩,三人保持距离各管各的,显然一家人的感情好像不太和谐。果然,良多叮嘱儿子叫他爸爸,暴露了两人没有血缘关系,平时并不融洽的秘密。但一家人费力地走着阶梯,生活还要继续。

细节不断演变,人物间微妙的关系渐次呈现,性格也逐渐明朗,细微之处把激烈的感情隐伏起来,富于内敛的风格潜伏着家人的情感冲突,推动了故事的发展。

③隐伏故事线,以人物群像反映主题

影片采用散点式叙述,不在某一人物身上过多刻画,镜头很少对准一个人。经常用群戏中不同人物之间细微的差别来丰满个体形象。值得一提的是,长子纯平救人溺亡,他作为背景存在,其实是片中隐形的主人公,被以各种方式反复向观众说明。

长子在家里的照片,电视里出现疑似溺亡的新闻,飞舞的黄色蝴蝶,这些细节仿佛暗流涌动,深入横山家人物的情感中,即使在睡梦中也不曾远离。

一家人相聚的起因是纯平的忌日,他其实是本片的故事线,在亲人的的对话及回忆中屡屡提及,以灵位、照片甚至墓碑出现,极富寓意。长子与死亡、亲情和伤痛有关,在父母和次子的生活中从未远离,影片对母亲的情感刻画尤其深刻,母亲在拍家庭合影时都不忘把长子的照片端在胸前,其丧子的痛苦催人落泪。

02、视听语言:诗化风格,东方美学含蓄表达

《步履不停》娴熟地运用固定机位长镜头,采用低机位拍摄,画面风格恬淡统一;这部电影洋溢着一种诗化韵味,类似于文学创作的留白艺术,符合东方审美的含蓄表达;画外音和生活音效的使用,也增加了艺术表现力。

①大景别长镜头,画面风格恬淡统一

电影节奏很缓慢,经常使用大景别,纪录一个环节经常保持画面内容的连续。

比如,家人吃饭用中景镜头,摄影机与人物保持一定距离,所有的人物都在画面之内,完整纪录很少剪辑;在室外也经常把摄影机固定,人物走动直到走出画框。比如,两个老人在结尾出一起爬阶梯回家,也是一个完整展现的长镜头,人物走出画框,变成了空镜头,然后画面渐隐,剪辑到多年以后的画面。

大量使用长镜头,拉慢叙事节奏,经得起咂摸的对话,更接近生活的真实,是本片的亮点。我想,这种纪录式样的摄影是让观众代入的好方法,虽然人物之间有情感冲突,其实都浸润在浓浓亲情之中,也许生活的本真就这样无奈,也正因为真实才能打动人心。

②含蓄留白,东方美学的诗意表达

在东方审美的语境下,言已尽而意未穷,这种审美在文艺作品中有普遍应用,是枝裕和的的电影也不例外。

静静的海边小城火车驶过,阒无一人的过街天桥,通往半山腰旧居的长阶梯。偶尔闪过的一个空镜头,散发着浓浓的美感,就像品味一篇优美的写景状物散文,让人体会到回味无穷的韵味。

《步履不停》结尾时,良多和父亲相约看球赛,和母亲相约坐自己的车出行,最后父母送他们坐上了返回的公共汽车,他和父母关系的因为别离似乎有所缓和。但镜头切换,却是良多一家四口去给父母扫墓,良多学着母亲往墓碑上洒水,从画面外跑来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女儿,四人双手合十祭拜亲人,最后一家人下山钻进小汽车驶礼。

这些年发生的变故影片没有交代,只展示时下状态告诉了一个悲伤与希望的结局,悲伤是父母去世,希望是良多买了车生活似有起色,生个小女儿遂了母亲的心愿。这样的处理,留给观众充分的想象空间,观众可自行填补缺失时间段的故事,感悟人生路上的步履不停。

③生活音效,拓展了画框的外延

在拍摄室内戏时,影片偏爱固定机位长镜头,与此适应,电影经常使用画外音,把镜头外人物的声音容纳进来,增大了画框的外延。

画外音的使用突出表现在一家人吃午饭的桥段里。大家边吃饭边聊,固定机位定焦拍摄,画面固定人物有时走出画框。为使剧情完整,通常做法是跟拍或剪辑,是枝裕和却采用画外音不切镜头,插入画外人物的对话,保持了长镜头的平实叙事。

另外,在影片开头画面渐显,母女二人削萝卜的清脆声音先出现,伴随着两人的对话,厨房忙活的声音不时传来。这些日常生活音效,模拟了家庭生活场景,非常有真实感和富于感染力。

03、象征隐喻:意象丰富,行走在现实与虚幻之间

在是枝裕和作品常常能看到某一意象重复出现,具有一定指向意义。在影片中,食物起了推动情节发展,制造节奏等作用;火车则传达了团聚和别离的不同信息;蝴蝶则隐喻着死亡与想念,与生者的情感交织在一起。

①食物:串联日常生活,家庭概念的具象化

影片里食物是重要线索,把家的概念落到了实处,从准备食物到享用食物也串联起了情节。

经过长长的准备,第一顿是吃午饭,一家老小说话腔调各有特点,饭后众人离席,留下父子二人尴尬无比,说话都带着情绪。第二顿晚餐更有意思,母亲去找出老唱片让良多播放,歌曲背后隐藏着父亲的婚外情。威严的父亲形象有点坍塌,大口吃饭掩饰窘态。

这部影片的精彩之处在于,抓住了东方式家庭亲情的载体——吃饭,不禁令人想起李安《饮食男女》的桥段。准备饭食、吃饭等过程,人物的复杂情感就蕴藏在食物里,似五谷杂粮般接着地气,散发着生活气息。

②火车:暗示人物心态的变化

《幻之光》里,火车象征死亡、别离和新生,由美子最终从死亡的压抑中走出,人生渐趋明朗。到了《步履不停》,火车则意味着主人公的心态变化。

良多一家坐火车回老家,良多心不在焉,对父母显然有着强烈的不满,甚至都计划当天返回;妻子因为带子再嫁,没有给横山家生儿育女感觉低人一等,想到去见公婆心里忐忑不安。

结尾处,夫妻俩带着一双儿女到墓地祭拜父母和哥哥,四个人走下山,钻进了小汽车离去,交通工具从火车变成了小汽车,良多的事业和经济状况显然有了改善,但双亲已然不再。

良多的母亲希望他们生个孩子,为衡山家延续血脉,也期待良多能够买车载她购物和上山祭扫,曾经潦倒不堪的良多都实现了。由乘火车变成开轿车,寓意着良多跟父母和解,不再有抵触情绪。正所谓“子欲养而亲不在”,令人感到心酸的同时,透露出一丝暖意。

③死亡:蝴蝶飞舞,人物心灵的外化

《步履不停》有是枝裕和生活经历的影子,是生活感悟的一种升华。在母亲去世之后,是枝裕和以真挚的情感写出了一部感人的小说,改编成电影变成了影像。因而这部电影就是导演对真实与虚构的迷恋,这集中在电影中反复出现的蝴蝶。

扫墓时,母亲洒水到墓碑上,颤巍着围着墓碑拔草,难掩心中的悲伤;回家路上,看到一只蝴蝶,母亲仿佛进入幻觉,说蝴蝶是长子的化身。

晚上,母亲执拗地说飞到家中的蝴蝶是长子的化身,追逐着蝴蝶要把蝴蝶抓住,蝴蝶竟然落到遗像上,次子把蝴蝶抓住放飞。此处一组运动镜头,神情恍惚的母亲,在画面里怅然若失。这里把母亲的思念和激动,用镜头传神地传达出来。

影片用艺术的手法还原了纪录片的真实,把将现实题材和虚构情节交织,把真实的生活和不着痕迹的表演结合,浇灌出独具美学韵味的纪实之作。

04、总结一下:

《步履不停》作为一部日本普通人家生活的剧情片,平淡的故事内容,被导演用质朴无华的风格,精心设计的桥段,唯美的视觉语言表现出来,经得起反复观看和琢磨。

具有显著东方特色家庭的伦理和道德观,在波澜不惊的剧情里,在人物隐忍平淡的对话和表情下,如流水般缓缓流过人的心灵。

是枝裕和的美学世界里,圆润成熟的技法,真挚深沉的感情,无限接近我们的想象,不时击中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他的电影值得反复观看。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