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主要表现的主体是贫富差距,两极分化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首先,这部电影描绘了三个家庭,两个穷人家庭,一个富人家庭。四口之家通过骗术分别当了富人家庭的英语老师,美术老师,司机和保姆。两口之家被四口之家用手段赶走之前一直像寄生虫一样寄居在富人家里。电影到后半段冲突才开始升级,富人一家出去郊游,穷人在家里放肆嬉闹,窗外雷雨交加,仿佛一直在提醒观众,富人郊游可能泡汤,随时会回来,只有屋里四人全然不觉,观影过程有对这四人种恨铁不成钢和捏一把汗的感觉,导演在处理这段时手法很高明,代入感极强。最后剧情没有按观众担心的方式进行,而是安排了前保姆按门铃,故事发生了一次反转,开始上演穷人何苦为难穷人的戏码。

其次,电影中深处底层的金司机一家,由于创业失败,处于赤贫状态。为了生存,金司机一家人表现出更多的动物性,动物的本能是进攻性,为了生存可以不计手段。金司机一家人伪造延世大学毕业证书,栽赃陷害前任司机和前任管家,得手后一家人在房主家开PARTY。影片展现的是处于活命状态的一家人赤裸裸的动物本能,本能是不需经过思考的,是优势基因在优胜劣汰环境下刻在记忆里的印记。相反房主一家人平和友善,尤其是女主人善良单纯,社会阅历也浅薄,即使在开除司机和管家时,也在考虑给他们足够的尊重。

在物质资源足够充足的情况下,人会收敛起自身的动物本能,相反展现自身更多的社会属性,温和、友善、团结。财产阶级的财产来自无产阶级被压榨的剩余价值,因此无关善恶,财产阶级本身的身份就是原罪,或许朴会长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但是他的财富来自何处?他创办一个公司,他掌控生产资料,员工为他打工,一个员工或许创造了一百万的价值,但是员工到手的薪资可能不及创造价值的百分之一。最后那些价值变为金钱都到了朴社长的手里,变成了他的豪宅娇妻,美满人生 。

当然,这并不是说朴社长有罪,因为这样的事只是目前社会的必然产物,财产阶级压榨无产阶级贯穿着我们的一切,它如此不新鲜,以至于人们把它就当作了生活本身,然后说,天经地义,理所应当。其实爸爸是四人当中自尊心最强且最敏感的一个人,他原本以为当上社长的司机,可以近距离接触富人,就算是离富人阶级更近一步,甚至渴望与其平等的交流,但是在社长眼中,不越界才能相安无事,一旦越界,就会对你身上散发的穷人“气味”唯恐避之而不及,两个阶级之间完全处于平行世界,不管你怎么努力只能寄生于富人的“地下室”。

片中贫穷者都曾经有过努力,开店,考大学,但都以失败结束,最后开始为了争夺新阶级留下的残羹剩饭而互相迫害和杀戮,试图寄生在新阶级之上,获得虚幻的梦想生活。这很可怕,阶级分野如鸿沟,使得贫穷者将智慧全部用来对宿主寄生的追求。从片中可看出哥哥金基宇并不蠢,却考了四年大学没考上。妹妹很会操纵人心,却不懂人性,居然想要和前保姆一方和解。他们都有心机有手段,有小聪明,但是相比努力奋斗,寄生在新阶级之上似乎更简单轻松。新阶级一方单纯地近乎愚蠢,轻易相信金基泽一家,对各种异常充耳不闻:乱闪的灯光,相同的气味,喷上辣椒酱的纸巾等等。

另一方面善良里透着伪善,似乎为对方着想,以保护对方尊严为理由,不对辞退的司机和保姆说明原因,实际上只是因为傲慢而已。他们都对穷的气味异常敏感,恶心厌恶,把赞赏视为赏赐。这部影片的厉害之处其一就在于,他在给主人公设立反面势力的同时,巧妙的将反面因素,融入到整个架构当中,让最后的循环变得无比精妙。

对抗势力在不断的推动剧情的发展的同时,也在最后让主人公成为了这个对面因素,让整个主题跳脱出了剧情。神来之笔,让整部片在我眼里从六分跳跃到九分。 通常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和最后一个镜头是互相呼应的。我们可以看到第一个镜头主角儿子是想着怎么蹭wifi,而最后一个镜头,是他立志要好好赚钱,赚很多钱,然后正大光明的买下别墅,把父亲接出来。这就是他的成长,虽然经历了这么惨痛的教训才明白,但他的人生至少重新树立了正确的价值观,拥有了真正的希望。

与许多影片不同,本片中的富人形象并不是十恶不赦、为富不仁的类型。丈夫年轻有为,太太美丽善良,夫妻恩爱、爱护子女。对待家里的服务者都是讲情面的,纵然已经对你感到不满了,但是遣散的时候还是讲究人性化。

而本片中的穷人,却有着许许多多的瑕疵,懒惰、欺诈、杀人,到了后面,更是向观众展现了穷人与穷人之间厮杀的悲剧。可是看完全片,作为观众,我们的感受却是:纵然富人那么多优点,可是我们就是不由自主地恨。

纵然穷人那么多的问题,可是我们就是不由自主地同情。其实,这部剧真正高级的地方,正是在于没有把矛盾聚焦到具体的人或者具体的一方。这个世界真正令人绝望的,是用尽全力、举全家之力也无法拉近的贫富差距。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