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长》:一个时代的记忆,一段四季三餐的温暖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失独家庭的故事。在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下,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的。那个时代的真理和义正辞严的大道理,放在今天来看,是如此的可笑和可悲!正是因为他们都是善良的人,有着很深的情谊,所以才在后来的几十年里如此的痛苦和压抑。时代在不断的发展,社会在不断的进步。一个时期的正确,在经过一段时间后,再回头去看,却是无法挽回的错误。

国家的政策法规尤其要慎重。因为小小的一条政策法规,却影响的是成千上万的家庭和一代甚至几代人的人生。王小帅能拍这样的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的电影,还是很值得佩服的。其次,故事主线很明显,是贯穿刘耀君和王丽云夫妇一生的丧子之痛,我喜欢电影的表达,它隐忍,像那一代中国人拥有的性格,许多本可以催泪的镜头都忽略过去,比如孩子的医救无效,比如王丽云的沉默自杀。

再者,电影两个地方让我有落泪的冲动,第一是,美玉他们去探望因为严打被关在监狱里的新建。他们笑嘻嘻的和新建开玩笑,说他胖了,说这个发型很适合他。苦难的生活,与乐观的人们,对比之下,感慨他们身上那种对生活的韧劲儿。第二是,李海燕临终,李耀军和王丽云夫妇去医院探望她。她撑着力气对王丽云说:“我有钱了,可以生了。”

许多年前,因为计划生育,作为主任的她强迫王丽云打掉肚子里的第二个孩子,致使王丽云夫妇在意外丧失大儿子之后,无法再次生育。这件事,折磨了她一辈子,以至于生命走到尽头,仍无法解脱自己。

影片中,刘耀军抱着星星到医院的时候,有一个镜头相信大家都印象深刻。一堵墙,左边是愤怒、失望、自责的人群在打架;右边,一个护士端着一盘医疗器械若无其事地走着。音乐响起,背后一个“静”字,无言的嘲讽,生命易逝的无奈。是啊,你们的孩子失去了和我这个护士有什么关系呢?

你的悲伤固然深刻,但我的工作却也是在那个时代珍贵的希望。对比镜头在影片中有很多,前一瞬男主角在凄苦的音乐中哭泣,后一秒又回归正常继续开车。夫妻俩坐在坟前的背影无比凄凉,但其实他们在喜笑颜开地祝贺浩浩孩子出生。这无数个对比一直在提醒我:即使面临极大的痛苦,生活还在继续,不仅和别人无关,也可以和自己的过去无关。

但其实我不需要时刻提醒自己这句话才能走出痛苦,继续生活;我不费大力气,不用太幸苦,痛苦自己会把自己埋好,我比我自己想的更加坚强。另外,长达三个小时的影片,竟然没有一个合理的结构进行渐进,或者反复层叠,这是我很意外的。同比《大象》,影片开始的剪辑也略有凌乱,但是随着影片内容的发展,之前的凌乱能够很快的顺延上,并且发挥了伏笔的作用。虽然时间长达四个小时,但是二十多分钟之后就能够让人投入了。而地久天长,直到看到50多分钟以后,才渐渐有了一定的联系。还有这部电影的镜头很多采取了远景或者全景的方式,这样疏离感立刻产生了,让观众打开上帝视角去看,从而能够相对客观和理性的去分析自己看见的内容,还通过风景的方式与进行一个情绪的传达。

在这方面,王小帅的调度能力是可见的,极其老练成熟,很多镜头的安排是很恰到好处的,包括光影、构图等。印象较深的有医院长廊的一段,星星的溺水抢救时和二胎的堕胎都是这样,还有下岗大会的时候,每个人冷漠但有序的队列,这种对比和构图,是极具魅力的。

影片定格一片铺满阳光的白色窗帷,刘家的养子浪子回头了,沈家的第三代出生了,仿佛两家已经捐弃前嫌,走出了往时的暗夜。可是刘家的苦、沈家的疚绝不是成年沈浩(杜江饰演)动情的忏悔所能化解,特别是刘家夫妇终将带着一辈子的哀叹走向生命终点,他们夫妇的性格决定了他们总会原谅别人,从不会宽容自己。

我哭得最难过的那段是在最后海燕要见王丽云的那个场景,李海燕在病床上闭着眼睛躺着,王丽云凑上去,李海燕说:“现在我们有钱了,可以生了。”就是这几个字,憋在李海燕心里已经二十多年了,终于能让她说出来了,但却是在她人生的最后一刻这段,真的我太难受了,人生哪有比生离死别更悲痛的事情呢,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刻意的让它发生的,就是发生了你也还是得选择接受,你还是得好好活下去。

有些事情时间会让它过去的,就像浩浩把星星推下水库的意外,在最后浩浩向刘耀军和王丽云说出真相之后就释然了,王丽云听完他的坦白说了一句,说出来就好了,孩子太让我感动了,没有太多的激动和愤怒,她们选择了隐忍和善良。《地久天长》用三个小时画出了三十年的画卷,留白的地方只用看不见的墨水写了两个字:生活。既然是生活,就是人性和生活背景的统一。所以,电影既把大的背景,比如上山下乡、计划生育、下岗潮、下海潮,年轻人的非主流化(这个电影里描写真的挺刻板的)展示出来,又在其中用人的故事表现了人物的选择。

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