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刻反转,《母亲》的爱比《杀人回忆》更让人唏嘘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如平白朴实的片名《母亲》那般,影片讲述的是一位母亲为洗清儿子罪名的故事。

个人非常喜欢国内版片名的翻译,港版翻译为骨肉同谋,台版翻译为非常母亲,一个太泄底,一个似乎在往《非常嫌疑犯》上靠拢,都不如简简单单地翻译为母亲来得有力量。

这部影片的导演奉俊昊因2003年执导的《杀人回忆》为观众所熟知,而后科幻大片《雪国列车》和大热的《寄生虫》也是出自其手。

奉俊昊是一位非常有想法、关注现实的宝藏导演,他的影片于细微处闪光,蕴含着丰富的深度和力量。

《母亲》

《母亲》是奉俊昊于2008年拍摄的影片,知名度远逊于《杀人回忆》和以上提到的影片。

这部电影和《杀人回忆》有很多相似之处,阴郁的色调,缓慢细致的剧情推进,重压之下的扭曲爆发,被部分网友戏称为查找出凶手的《杀人回忆》,但私以为《母亲》比《杀人回忆》里所探寻的人性更深入,带给观众的感受更为震撼。

坚硬的社会分层

片中的母亲惠子(金惠子饰演)是个贫穷的小人物,她和痴呆的儿子尹泰宇(元彬饰演)相依为命。

母子俩身处社会底层,支撑全家那微薄的收入是靠惠子帮人看店卖些中草药,外加私底下无证针灸辛苦得来的。

身无长技的母亲加上弱智的儿子,这两人是地地道道的弱势人群,他们没有更好的出路。

一天重复着另一天,儿子和生活都看不到好起来的希望,但母子俩却又如野草般坚强地过活着。

底层生活的挣扎与无助、上层社会对底层人群的淡漠在影片里一览无余,导演刻意突出了韩国社会阶级的分化和人与人之间的隔膜疏离。

母亲喂儿子吃药

上层社会的冷漠

教授

事情起因于一辆豪华的奔驰车,它是上层社会的象征物,里面坐着“上等人”大学教授。泰宇和镇泰在路旁无聊的打发着时间,奔驰车驶来蹭到了泰宇。

按理说教书育人的大学教授应该是学识丰富、具有同理心的一种人,可撞到泰宇的奔驰车丝毫没有减速,疾驰而过。

两人去高尔夫球场和教授讨说法,却因镇泰弄坏了车的后视镜闹到了警察局。有钱教授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没过问被撞者的伤势,没有可怜低智的泰宇,只一味的要他们赔偿车的损失。

律师

律师

惠子为救儿子倾其所有,请了知名律师来辩护。但大律师瞧不上这件案子,也瞧不上小人物惠子。

自助餐厅里,律师装模做样地表示自己吃饭都是站着吃,惠子唯唯诺诺讨好地站在一旁。

律师手中满满当当的一盘子食材与惠子手中孤零零的两枚小番茄形成鲜明的讽刺对比,一个满载而归,一个空空落落。

律师不在意案情只顾着大快朵颐,母亲牵挂儿子无心吃喝,两个状况迥异的盘子同时也暗喻着两人之间悬殊的地位和经济状况。

与律师第二次的饭局上,惠子吃惊地发现律师坐下吃饭了,证明之前只是摆排场。同时律师身边莺莺燕燕的美女环绕,两位据称是“大人物”的角色早已经喝趴下。

律师用贫困母亲的钱大宴宾客,他才不在乎这钱来的多不容易多辛苦。

惠子想要讨论儿子的案情,在座没有一人在听,“我儿子是……”,看清了这些人的面孔,惠子咽下了没说完的半句话起身离开。

底层社会的绝望与无赖

尹泰宇

在学校文雅中风评很差,被同学称为打糕女孩,她为了换米吃可以和任何人发生关系,包括居无定所、捡破烂的脏大叔。

文雅中家中只有年迈的老奶奶,家里全指着她,一个还在上学的高中生带来口粮。

没有社会援助,也没有人对她们伸出援手,她青春年少的人生底色是冰冷的。

显而易见文雅中是被生活所迫,让人心痛,但凡有别的出路,一个女孩子也不会出卖身体来换口饭吃。

儿子的狐朋狗友镇泰

镇泰

镇泰游手好闲玩乐度日,聪明而个性自私。

遇到事情第一时间祭出低智朋友当破坏车子的替罪羊,泰宇被抓后从未探视,反而抓住泰宇母亲的把柄,迫不及待地冲上门进行金钱勒索。

他头脑清晰,拿到钱之后,或许是出于歉意或许是处于打发时间,帮惠子出谋划策,指出犯罪动机通常由情杀、谋财、报复构成,指出惠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由此,惠子一步步接近真相。

一个母亲的力量

警察方面,单凭高尔夫球草率抓人,对于最底层人士的案子无意深入调查,只想早日结案翻篇。

“他们都说人是我杀的,罪名转来转去就转到我头上了”。

底层家庭女孩被害,仅有家属是个掀不起风浪的老奶奶,这案子对上头来讲,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抓到犯人,尽快结案。

律师方面,花天酒地不尽职工作,同样只希望迅速结案拿到佣金,提出最佳和解方案是让泰宇在精神病院呆着。

律师不作为,警察不作为,母亲可以怎么办呢?

母亲惠子

惠子没有再去找下一个律师,她索性自己变身侦探,从所能想到的微小疑点处开始调查。

不顾危险,惠子孤身闯入镇泰家搜寻证据。

带着某种黑色幽默的意味,紧迫搜寻途中遇上镇泰带着傻儿子喜欢的姑娘回家。

她可能不聪明,也可能是一心为儿子洗刷罪名的母爱蒙蔽了眼睛,明眼人都可以看出高尔夫球杆上是口红的痕迹,惠子却当作珍贵的证据,套上一次性手套,大雨中小心翼翼地护送至警局。

导演奉俊昊在访谈中表示:

“影片想表现在极端情况下一个母亲可以为儿子付出到什么程度。”

为了儿子,她觉不出切破手指的疼痛。

为了儿子,她委曲求全,拿钱请狮子大开口的镇泰提供破案线索和帮助。

为了儿子,她蒙蔽良心杀人灭迹。

作为母亲的惠子也曾是轻盈的少女,没有重担在肩头,如同影片的开头和结尾,她也曾在青春岁月中随意起舞。

为了儿子,她自愿套上枷锁,不再起舞。

讽刺的是,凭着单纯的救出儿子这个信念,没有资源的母亲真的查到了警察没有查出的真相,而拥有充足资源的警察却离真相越来越远。

反转和真相,遗忘是最好的解药

影片最后,儿子在火灾废墟找到了母亲的针灸盒子。

当盒子被递过来时,惠子是惊慌失措的,那些关于罪恶的回忆涌现。

她试图忘记这段可怕的记忆,低智儿子在无意间再次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此刻,她一心只想逃离,逃离这越来越荒诞的世间。

惠子原本是善良的。

碰了一鼻子灰绝望的她在大雨中黯然离开,途中捡了三轮车后的伞,她没有一走了之,叫住老人给了钱才离开。

她的世界里规则分明,拿东西就要给钱,即使是一把断了伞骨的伞,没有就势欺负比她还弱势的收破烂老人。

收破烂老人也是善良的,只收下了两张纸币中的一张。

对比之后残酷的命运之舞,彼时两人在穷困潦倒中依然坚守的善良坚强让人唏嘘。

只是生活一次次将她推向人性恶的一端。

儿子五岁的时候,绝望透顶的惠子想要结束这悲惨的生活,给儿子喂了毒药,随后自己也服毒一同赴死。

药没起作用,母子两人活了下来,她便从此不再想离开的事情,转而用尽全力地活着。

为了给儿子洗脱罪名,惠子接近收破烂老头,却发现真相竟那么可怖,内心坚信无辜的儿子就是自己一直以来追寻的真凶。

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她的世界崩塌了,可作为母亲的惠子依旧本能的用双手保护着儿子。

得知真相后,惠子下意识的反应是杀死知情的拾荒老头,来替儿子消除罪证。

她成功了,警察找出日本疯小子当做替罪羊。

按说母亲和儿子这一家已经够惨了,谁料日本疯小子竟连母亲都没有,他比低智泰宇的处境还要糟糕,是底层之中的最底层。

得知此事的惠子在警察和日本疯小子面前难以自抑地痛哭,是为自己,为儿子,为日本疯小子,也为这不公的社会和命运哭泣。

良善之中盛开着恶之花,究竟是谁的错?

惠子的丈夫、儿子的父亲,本该撑起家庭重担的他去哪里了呢。

影片中父亲从未出现,但必然是曾经有这么一号人物的。

我们可以做出许多推测,也许是死了,也许是得知儿子缺陷之后便逃离了吧,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

于是只剩下母亲,无法逃离的母亲,这深厚的母爱让人难过。

生活太苦,惠子并非不曾试图离开,就像儿子在监狱里记起的毒杀事件,只是失败后的她安定了下来,守护着低智的儿子,不再做他想。

父亲的缺失造成了母亲的悲剧,这个家庭的悲剧引发了另一个家庭的悲剧,像推倒的多米诺牌,眼看着它倒下却无法阻拦。

这同时更是社会的悲剧,凶案绝不是单单是一个人造成的,所有的冷漠和无动于衷促成了这场悲剧。

惠子曾在金色原野中起舞,如同不能被打倒的野草在风中飘荡。

惠子孤独的坐在座位上,冷眼看着大巴上载歌载舞的大妈们,缓缓拿出盒子为自己扎针。

遗忘在她看来是最好的解药,日子要过下去除了忘却还能怎么样呢。

惠子坚定地站了起来,夕阳的余晖照射在她身上,神圣而温暖,她在光之中起舞。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