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都是为你好的背后,是亲密关系中自我心态的失衡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读过阿加莎·克里斯蒂《东方快车谋杀案》后,除了惊叹阿婆的精妙诡计之外,对异国列车旅行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囧妈》中的K3线火车,是熟悉的传统绿皮车,如今在国内已是稀少。

飞驰的火车、优美的景色、陌生的国度是多么的诱人,六天六夜,这样的旅行带着既古典又现代的浪漫气息。

年轻时,谁不曾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来趟说走就走的火车旅行呢。

若是将这说走就走的故事放在中年儿子和母亲身上,又会发生怎样的情感碰撞呢,《囧妈》便大胆进行了这样的人物混搭组合。

《囧妈》是徐峥导演囧系列的第四部贺岁电影,继《人在囧途》、《泰囧》、《港囧》之后,囧途再度开启。

这不单纯是一部搞笑的贺岁片,也不单纯是一部简单的公路电影,这其中有泪有笑,影片里母子两人之间的关系照见了无数现实家庭的模样,欢乐之外久久惹人深思。

掌控欲强烈的母亲——都是为你好

80后、90后逐渐长大,和父母之间的矛盾也日渐显露。

朋友经常和我抱怨,自己的父母除了自己的话不听,网上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听。

最喜欢明显不真实的文章,什么喝饮料致癌,什么海参是食物里的金子,什么凉水洗澡强身健体,各种奇怪歪理偏偏打动了父母的心。

朋友母亲看了一篇喝醋治百病的文章后,饭桌上便天天不离醋瓶子,连打嗝都透着醋味。

朋友和父母怎么科普也没用,最后受不了和妈妈吵了起来,换来老人含泪的一句哭诉——都是为你好。

这和我自己、和电影里徐伊万的遭遇颇为相似,恍惚间有种天下同一个妈同一句都是为你好的荒谬感受。

从小到大,徐伊万被母亲卢小花照顾的无微不至。

红烧肉要吃但不能吃光,小西红柿有营养要吃,孩子是夫妻的纽带必须要生……

小时候,这样的关心是照顾是爱,可是等儿子长大了,已经冒出白发了,卢小花还是如同小时候一样“关心”徐伊万,这样的关心已经变质成为了无处不在的控制。

卢小花如同我们熟悉的千万个母亲一般,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又喋喋不休地向徐伊万提要求,彷佛徐伊万还是个要人照顾的小孩子。

然而徐伊万已经40岁,在古人看来已是不惑之年,早已变成独当一面的中年人,早已不需要母亲的庇护。

母亲的爱成了束缚,就像怕外面世界有危险,所以要拦着一只鹰去翱翔,拦着一头狮子去奔跑,拦着自己的孩子在生活里摔打。

心理学家苏珊·福沃德指出“这都是为了你好”、“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正因为我这么爱你”等等,这样的言语背后其实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太怕失去你,所以我宁可让你生活在痛苦中。”

家庭中,卢小花已经失去了丈夫徐翔,儿子是她唯一的寄托,像最后的救命绳索一样,她紧紧拉着不肯松手。

徐伊万不能忍受母亲把他当作小孩子看待,但又不敢和母亲说实话,直到忽然爆发的争吵中,他喊出了自己的内心痛苦:

“你的心里面住着一个幻想出来的儿子,他应该吃几块红烧肉,脸上的肉是横着长的还是竖着长的,什么时候要孩子,膀胱几点钟排水,你全部都设定好了。

你为什么锲而不舍的改造我呢?

我并不是那个你想象中的儿子。”

卢小花的爱用错了方式,不像保护更像是控制,卢小花看不到这些,她只一味地付出着,不在乎自己的付出不被儿子需要。

控制型的母亲影响着徐伊万的自我价值认知,继而影响着亲密关系认知。

母子之间的沟通存在严重的问题,母亲的威严下,徐伊万不敢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不光对母亲,对妻子也如此,不敢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意,不敢说出我爱你我不想和你离婚。

人际关系中儿童式、父母式、成人式的自我心态

电影里,徐伊万在同母亲大吵一架之后愤然离开,之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了火车外面。车外冷风呼啸温度极低,徐伊万没有向母亲求助,反而毅然决然地攀爬起了火车顶。

许多网友认为此处是一处败笔,疑惑徐伊万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母亲,偏要去翻火车,似乎颇不合理。

个人却觉得此处是电影夸张的表现手法,是为展现人物内心进行的戏剧化处理。

徐伊万的行为可以通过伯恩的PAC理论来解释。

加拿大心理学家艾瑞克伯恩在《人们玩的游戏》一书中提出了PAC人格理论,这个理论又被称为沟通分析、人际关系心理分析、人格结构分析、交互作用分析等。

这个理论是结合佛洛依德的自我、本我、超我三个人格基本概念发展而来,它详尽阐述了人们在人际交往中的心理状态,以及不同的心理状态如何影响关系的沟通。

人在关系交往中,会有三种状态同时存在:

父母式自我心态(P)

成人式自我心态(A)

儿童式自我心态(C)

最健康的状态是P、A、C占同等分量,互不影响。但往往不健康的关系中会有一种心态占据上风,主导着关系的走向。

卢小花是显而易见的父母式自我心态,思想顽固倔强,有着先入为主的偏见——有孩子家庭才完整。

她处处以长辈的命令口吻迫使徐伊万按她的想法就范。

都是为你好的背后,是关系中父母式与儿童式、成人式自我心态的失衡,极度父母式的心态致使卢小花将她的人生标准强加于儿子徐伊万身上。

40岁的徐伊万事业停摆,婚姻破裂,与唯一的母亲关系糟糕,他处在亲情、爱情、事业的三重高压之下。面对过大的压力,人们会下意识的逃避,回到童年心理状态。

我们回想小时候,在父母不满足自己要求或指责自己时,有的小孩内心会有无声的反抗,有的小孩会在地上打滚哭泣,被拒绝被否定时,小孩子会有本能的排斥反应。

此刻,儿童式自我心态在徐伊万的思维里占据了主导地位,体现为本能性的逆反。

所以他冲动行事,不考虑后果。

不能向母亲屈服,不能被母亲嘲笑,不能让母亲说出“你看,我就说吧”,怎么都不能认输的念头占据了他的大脑。

他扔掉象征母亲控制的小西红柿,他对母亲的喝水计划嗤之以鼻,他不顾危险地翻火车,在紧急关头任凭感觉驱动。

同样,也是这种孩童式的天真幻想让他在爱情里对想要的东西不肯放手。

小孩子抢玩具般与妻子争夺两人共有的技术产权,用不负责的孩子方式——我不要的东西别人也不能拥有将技术免费提供给他人,他更天真地以为说出我爱你妻子就会回头。

这些不正常的行为表明徐伊万处在情绪崩溃边缘,此时他的自我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儿童式自我心态(C)扩大并污染了理智的成人式自我心态(A),成为主导,他的行为自然在外界看来难以理解甚至不可思议。

从自己开始改变,打破不良的情感纠缠

在中国的家庭里,父母对子女的爱会以一种“控制”的方式体现出来——“因为我是爱你的,我是为你好的,所以你应该听我的”……甚至有的时候,我们对我们的父母、我们对我们的子女,也是这个样子,所以这变成了一种很中国式家庭的模式。

在这种模式里,我们会把这种感觉带到同龄人(伴侣)的身上,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所以你应该怎么样怎么样,从来不是以一种尊重对方的形式来呈现我们的爱,总觉得对方是自己的一部分。这个现象造成了很多我们在情感关系上的问题。在《囧妈》里面我们找了两条线,一条线是和妈妈的关系,一条线是婚姻关系中的情感线,这两条线通过一个旅程呈现出来,希望可以弥补我们的情感创伤,消解、放下、成长。 ——导演徐峥

天寒地冻,徐伊万背着母亲在湛蓝色的冰面奔跑。

结冰的贝加尔湖隐喻着两人曾经的冰封关系,拥抱意味着两人关系的缓和。

这是一次神奇的破冰之旅,在光的照射下,湖面闪耀着光芒,路的尽头通往卢小花朝思暮想的红星剧院,它是一条闪闪发光的梦想之路,也是一条母亲卢小花与儿子徐伊万的和解之路。

卢小花意识到儿子和她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不应该去强求儿子按她的理想模版生活,不应该执念于满足自我抱孙子的愿望。

儿子已经长大,不再是电影里小小的伊万了。

徐伊万意识到母亲那些年承受的痛苦,看到了母亲行为背后深深的爱,虽然那些爱经常太过沉重,但依然是难以舍弃的爱。

资深心理咨询师陈海贤指出:

“所有的纠缠,究其本质,就是我们不愿承认对方跟我们有差异,也不愿就此放手。

既不愿承认我们满足不了对方的期待,也不愿承认对方满足不了我们的期待。

拼了命想把对方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并因为改造失败而责怪对方不配合我们。”

与父母和解,是让自己放下。

三人之中,只有妻子张璐的自我心态处于P、C、A平衡状态,故而她冷静又理智,她是三方最均衡的形象体现。

在不幸福的亲密关系里,她用“尝试错误”的方法慢慢探究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在岁月里形成了自己对婚姻、对徐伊万的理性认知。

面对丈夫的无赖商业招数,她没有暴怒,没有纠缠,没有报复。

面对丈夫的挽回,她也没有心软,没有回头。

她能够清晰地分析自己的处境,用成人的心态和头脑看待问题,处理问题。

在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她明白他们之间的矛盾无解,于是选择退出这段亲密关系,结束不合适的婚姻。

在关系中,我们要承认即使是最亲密的人,不管爱情还是父母还是孩子,对方都是和我们一样独立的个体。

当我们要求对方改变的时候,就是在拿自己都不能忍受的被改造强加于对方身上。

所以,我们不能强求父母、爱人的改变,我们能做的是从自己开始改变。

多和父母、和另一半进行积极健康地沟通,不要把问题闷在自己心里,否则某天积攒成堆的问题会猛然间火山似的爆发,伤害到的是我们爱的人,也是自己。

打破恶性的纠缠,让糟糕的过去就停留在过去。

卸下自己给自己的束缚,才能打开通往美好未来的那扇大门。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