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矛盾冲突的背后,是一场与命运对抗的和解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一个愤怒会激发另个一愤怒 —— 奥斯卡•王尔德

影片《三块广告牌》是由爱尔兰导演马丁·麦克唐纳自编自导的一部犯罪剧情片,这部电影于2017年12月在美国上映,上映不久就收获了一众好评,并一举包揽了奥斯卡四项大奖——最佳剧情片、最佳剧情类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剧本。该片在此之前已经横扫30多个国际奖项,豆瓣评分8.7分。

影片讲述了一个为女儿伸张正义的母亲,在小镇的公路上树立了三块血淋淋的广告牌,在这小镇掀起了巨大的波澜,矛盾和冲突由此展开。在这一过程中,电影主角不断受到人性的拷问和反思,最终,爱和宽容化解了一切仇恨,主角完成了个人与周围世界的和解。

导演马丁·麦克唐纳是一名出色的作者型导演,《三块广告牌》便是他自编自导的作品。这位被誉为“爱尔兰版昆汀·塔伦迪诺”之称的鬼才导演,习惯将暴力、黑色幽默和悲剧元素杂糅并进,以及对混乱不清的边缘人物和事物进行戏剧性反转,用黑色幽默的风格向观众们呈现客观生活的荒诞与真实,在以往的作品《杀手没有假期》、《六发子弹的手枪》和《七个神经病》都保持着这种浓重的个人风格。

影片制造接二连三的冲突和矛盾,讲述了一个孤立无援的母亲与冷漠无情世界的较量,影片通过独特的叙事构架,以及剧情的一次次反转,并运用了多种隐喻符号,不仅带给观众一场感官上的盛宴,更揭示了人性的善与恶、人与人之间理解的意义,耐人寻味。

01 冲突和反转交替使用,通过对人物内外矛盾的展示,凸显人与人之间的理解障碍,导演风格化的叙事手法,无限放大个体矛盾

导演马丁.麦克唐纳被誉为昆汀的接班人,暴力美学是他作品里的常用电影元素,但相较于昆汀,马丁.麦克唐纳更擅长制造戏剧化的冲突和剧情的反转,《三块广告牌》也承袭了他的这一个人电影风格。

在《三块广告牌》中,戏剧性冲突和各种反转几乎贯穿了整部电影。这些反转不是为了制造大起大落的剧情爽感,而是通过人物外部行为和内在冲突,一层一层剥开电影主题内核。

影片中的冲突和反转主要体现在以下几处:

1 警长威洛比人物形象的反转,激化了女主与小镇周围的矛盾,为影片的主题做铺设。

米尔德雷德的女儿在一次外出被害,警察局的调查迟迟没有进展,曾经轰动小镇的案件似乎就要被大家遗忘。为了给女儿伸张正义,米尔德雷德几乎花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租来三块大广告牌,广告牌上写着:

“强奸致死”

“凶手依然逍遥法外?”

“怎么回事,威洛比警长?”

血红的广告牌,将矛盾直指警察局警长。

当警长的名字被贴在广告牌上时,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这不过就是一个不作为的坏警察形象,但是当镜头切回威洛比警长后,不难发现发现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工作上恪尽职守、生活中呵护妻子和孩子。

在我看来,警长人物形象的反转,给观众的心灵上带来了猝不及防的一击,也为后期不断出现的矛盾做了很好的铺垫,整个故事的叙述得以连贯完整。有了这一人物形象上戏剧化的反转,将米尔德雷德从被人同情的位置推向了众人唾弃、攻击的对立面,激化女主与小镇周围的矛盾。

2 迪克森从只会用暴力执法到学会冷静思考,用宽容的态度包容一切,电影主题得以升华

迪克森整日酗酒,性情暴戾,本身是个同性恋却恐同,单亲家庭长大。在这个小镇,他并不受人尊敬。因此他只能通过对无辜者凶狠的言语,不由分说的霸道,去展现自己的存在感。

迪克森的转变是来自警长的信任和期待,从小缺失父爱的他甚至都不知道以什么方式和这个世界相处。警长的信告诉他,好警察其实是不需要恐吓的,甚至不需要枪;好警察需要的是爱,因为有爱才会让人冷静,冷静才能思考,思考才能破案。

警长的信任和期待唤起了迪克森内心的善良,才会有他在熊熊大火之中因抢救被害女儿的宗卷而被烧毁半边脸、遇到被自己打伤的广告商能真诚地说抱歉、心思缜密的弄到嫌疑犯的DNA。

如果说迪克森的前后转变是他个人的成长,我个人则认为这是他为弥补自己之前鲁莽的行为所犯下的错误。影片通过现实向观众发问——如果错误已然发生,痛苦已然降临,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如何继续生活下去?迪克森的选择给出了导演的答案,同时电影的主题得以升华。

一个矛盾引发一连串的社会矛盾,就好像潘多拉的磨合被打开,连锁反应将一切暗藏在生活周围的矛盾一一展露。在极端冲突后,警长的三封信迎来了剧情的反转,每一次反转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理解,处在人物内心的伤口也慢慢愈合。

马丁·麦克唐纳作为一名在戏剧创作上有丰富经验的导演,擅长在作品中设置戏剧化的反转和冲突。在《三块广告牌》中,这种技巧被他运用的炉火纯青。里面的戏剧冲突和各种隐性反转几乎贯穿了整部电影,二者完美结合,将人物个体矛盾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无限放大,凸显人与人之间的理解障碍。

02 广告牌、三封信都极具象征意义,导演借用事物的“隐喻和象征”,探索事物背后的深层意蕴

影像符号的隐喻和象征,是一个从具象到抽象的表意过程。具有“多样性”的特征。通过对影像符号超越具象含义的阐释,可以探寻到由具体意象抽象出来的深层意蕴。

隐喻和象征意义作为现代电影的常用修辞手法,几乎所有导演都会涉足这一领域,作为“鬼才”导演的马丁·麦克唐纳自然不会错过。于是,选择三块广告牌作为象征载体,这也和电影的名称相得益彰。

在我看来,除了广告牌之外,比如警长的三封信、广告商读的《好人难寻》、影片最后“愤怒会招致另一个愤怒”台词等贯穿影片的细节也是耐人品味之处。这些细节并不是随意之举,而是暗含导演的特殊用意。下面就分别来讲解:

1 三块广告牌从被树立起来到被烧毁,经历了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刚好也是女主米尔德雷德从愤怒的“刺猬”到和解的三个阶段,三个阶段层层递进深入。

首先,广告牌被竖起,表示米尔德雷德正式向权威发起挑战,矛头直指警长;

面对女儿被强奸后用汽油烧死的案件,历时6个月,警察局仍然没有丝毫进展,母亲米尔德里德认为这是警察局无作为导致的,于是在一次开车回家的路上发现了三块空着的广告位,于是几乎花了所有的积蓄向广告商租下了三块广告牌。

在我看来,大红的广告牌,直白的叩问,矛头直指警察局长,广告牌似乎成了所有矛盾和冲突的原罪,牵引出了一系列更复杂的冲突。

米尔德雷德是聪明的,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确实足已能在看似平静的小镇掀起一股兴风作浪。导演也通过了这种方式让观众感受米尔德雷德失去女儿,内心的痛苦和无奈。

其次, 在小镇的人看来,广告牌成了一切矛盾的原罪,就如同米尔德雷德成了警长自杀的元凶;

在观影的过程中,看到女主不惜花掉自己所有的积蓄,租来三块广告牌,目的为了警醒不作为的警察早日抓住真凶,看到这的时候,观众都在猜测,这个警长肯定是一个酒囊饭袋,拿着纳税人的钱却不干好事的混蛋警察。

然后随着剧情的推进,首次出现了反转。警长并非大家所想象的那样无用,反而是一个勤勤恳恳、受人爱戴的”人民公仆“,并且身患绝症。

米尔德雷德对这位“可怜“的好人步步紧逼、不死不休的状态引起了整个小镇人的反感,并且把警长的死因归咎于她。儿子同学的嘲讽、牧师上门劝告、牙医企图谋害,朋友受到牵连,每个人都在试图阻挠她的反抗和控诉。

在我看来,在这个思想封闭,经济萧条的小镇,人们可以容忍种族歧视、司法霸权、神职人员娈童等问题,却无法理解米尔德雷德对于身患癌症,命不久矣的警长的冷淡,强硬和刻薄。更加无法理解她作为一个母亲面对女儿被害的愤怒,愧疚与无奈。

最后, 广告牌被烧毁,也预示着女主慢慢走向和解

广告牌被烧,米尔德雷德命儿子回家拿灭火器,自己则独自一人徒手灭火,拼尽全力试图挽救广告牌,最终也没有能保住。

意志消沉的米尔德雷德躺在女儿的床上,回忆将观众带回了女儿出世的那天下午,为了不让女儿出门,米尔德雷德对女儿恶言相向,甚至诅咒女儿被强奸。

回忆让观众了解到米尔德雷德之所以表现的像一只愤怒的刺猬,实际只是将自己内心的愧疚和痛苦转向了外界,试图通过这种方式麻木自己。

米尔德雷德第一次直面自己的内心,接受了女儿被害的事实,在广告牌下祭奠女儿时的那只小鹿,就像是女儿在对她说:我已经原谅你了,放下吧,好好生活。

广告牌被烧,小镇又恢复了平静,一切矛盾和冲突不复存在,这看似是女主和整个小镇的一次和解。实则,米尔德雷德的内心也走向了宁静,这对于她自身来说,更是一场与自己、与过去的和解。

2 警长三封信,犹如愈合伤口的良药,给处在绝望边缘的小镇带来了希望

威洛比警长在预测到自己未来无力抵抗病魔之时,在与家人温存了一整天之后,有计划有准备的,在自家花园里开枪自杀,并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三封信,这三封信分别是写给妻子(也是给自己的)、给迪克森警员和女主米尔德雷德的:

给妻子的信:留美好与喜悦在生命中的每一天。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长期化疗和喷血让威洛比痛苦难看,为了减少自己和家人的痛苦,自杀实际上是对自己和家人的一种解脱,这是警长与病魔的一种和解。

给迪克森的信:爱会让人冷静,冷静才能思考,思考才有进步。迪克森酗酒,暴戾,同性恋,不受人尊重,所以一贯方式就是用暴力解决一切问题。这封信寄托了警长的期待和信任,在这种感召力下,迪克森与过去暴力的自己和解,学会冷静的思考问题。

给米尔德雷德的信:接受悲伤,但放自己一马。这封信告诉了这位坚强却又伤心绝望的母亲另外一种看待死亡的思考:当我们悲伤痛苦却又无能为力的时候,需要怎样继续面对自己,面对他人,面对生活。

如果说三块广告牌引来一串冲突和矛盾,那么警长的三封信作为影片的转场,启迪了迪克森和米尔德雷德的心灵,二人获得了重新审视内心的机会。这三封信调和了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也完成了和解的使命。

影片虽然整体给人一种粗犷、压抑的感觉,但在粗犷的表征下,导演将影片所要表达的内涵寄托在具体的事物上。

在我看来,从这些事物所隐含的意义,我们能感受到导演在暴力元素的外衣下,注重微小的细节把握,同时,从这些细节我们也能懂得导演的用心:每个人都不能对别人的遭遇感同身受,与其执着于别人的体谅,不如和自己和解。

03 承受痛苦的受害者与麻木不仁的旁观者碰撞出人性的善与恶,最终爱和宽容完成了最终的和解

电影一开始将矛头指向了作为执法者的警察局局长,但是导演并没有着眼于对执法者的批判,而是将目光聚焦在将矛盾和冲突置身事外的旁观者身上,通过旁观者的反应折射出人性的善与恶。

1“愤怒只会招致更多的愤怒”

女儿被害,时过大半年都没有任何进展,小镇的人似乎也已经忘记了这桩案件。为了伸张正义,女主在女儿遇害的地方树立了三块广告牌,这三块广告牌让小镇所有的人重新参与到这件案件中来。

三块广告牌表明了米尔德雷德的态度,也将她变成了众矢之的。只为正义得以伸张,将自己至于所有人的对立面,她所引发的仇恨与日俱增。

为了阻止米尔德雷德继续租用广告位,迪克森以莫须有的罪名拘谨了她的好友、粗暴的将广告商从二楼扔下去;

为了报复米尔德雷德,牙医试图想给她点颜色瞧瞧;

前夫为了阻止她的疯狂行为,甚至放火烧毁了广告牌;

米尔德雷德在广告牌被烧后,纵火烧了警察局。

就像剧中王尔德的那句台词一样,愤怒只会招致更多的愤怒,愤怒的背后都是女主无人共情的痛苦,在这个允许暴力、恐同、娈童的封闭小镇,没有人能理解女主冷漠和强硬,更不会理解她内心对女儿遇害的愤怒和悲痛。

2 “唯有爱和宽容才能救赎一切”

米尔德雷德为女儿伸张正义的过程中,尽管遭到威胁、压迫,甚至被谋害,但同时也收获了温情和善意。

在为广告费一筹莫展的时候,死去的威洛比警长留下一封信,鼓励米尔德雷德从女儿的悲剧中走出来,鼓励她不要停止追求正义的步伐,并为她支付了一个月的广告费。

侏儒为帮助女主而做伪证、黑人小哥鼓励的话语、朋友的支持、迪克森冒着生命危险在大火中抢救女儿的宗卷、警长的妻子在警长死后没有将怨恨加注在女主身上等等。

愤怒并不能让人获得解脱,只会招致更多的愤怒。小镇不只是有冷漠的旁观者,更有释放善意的朋友。

在这场风暴中,女主学会了审视自己的内心,不再沉溺过去的痛苦,开启新的人生;迪克森学会了冷静思考,用爱和宽容去包容周遭的一切,整个小镇似乎迎来了风暴后的重生。

影片开放式的结局给观众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米尔德雷德和迪克森踏上了追凶的旅途,至于二人有没有去裁决那个强奸犯已经变得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观众对于“痛苦已经降临,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如何继续生活下去?”有了一份自己的答案。

04 小人物形象更贴近生活,揭露了处在社会底层边缘人物生活的困苦,引导观众在观影过程中进行理性思考

有人评价《三块广告牌》近两年全球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把文本和影像结合的最棒的电影之一,它既赋予人物文学级别的饱满生动,又将丰富的电影文本技巧融入到故事中。

整部电影刻画了处在社会边缘的小人物形象,不断展现人性的复杂,直面人性的两难困境,深入探讨人与人之间理解的意义。

在人际沟通中,心理学家将相互理解概括为移情型理解、接受型理解和融合型理解等三种形态。

在人际交往中,为什么会出现交流阻碍,往往是没有做好相互理解的第一步——移情型理解。

移移情型理解实质上是一种爱的理解,它的心理基础是同情,即把自己的感情移人对方的感情,“知已之身,及人之身”。从别人所处的情境中设身处地考虑对方的行为动机或者个性需要。

影片中,之所以出现如此多的矛盾和冲突,究其原因,是大家都做不到“知己之身,及人之身”:女主不了解办案困难重重、牙医和牧师不理解女主失去女儿的痛苦、迪克森不理解广告商把广告位租给女主等等,因为不能将自己的情感移到对方身上,设身处地的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那么生活中,如果做到移情性理解呢?

1 学会倾诉和倾听,获取共情

《共情力》作者亚瑟·乔拉米开利的共情心理疗法鼓励人与人之间的共情互动:

对于聆听者而言,他以善良的本性对待他人,通过了解他人的感受,了解内心的迷失,从而找到重新回归平衡的方法;对于倾诉者而言,在这样平静自由的表达氛围中,能够打开内心展现真我,是激发内心善良不可多得的体验。

影片中的米尔德雷德和迪克森是典型的“刺猬型人格”,从不向外传递自己内心的想法,面对别人的劝阻本能的抗拒,二人只能选择用暴力的方式对外宣泄自己的情绪。

当我们在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只有学会倾诉,自己内心的苦闷才有释放的机会;学会倾听,才能在别人的遭遇中找到一些有迹可循的经验,来应对未知的困难。

2 对于不了解的事情保持沉默

为了让女主知难而退,有娈童劣迹的牧师亲自上门说教,批判女主是不顾警长死活的自私鬼。可是作为这件事的旁观者,牧师是没有发言的权利的,牧师不能体会女主内心的痛苦,只是从表面看到女主对将死之人对待刻薄。

洛桑陀美上师说过:

对不了解的人和事不要妄加评论。

人的天性就是喜欢窥探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生活中,不乏一些不明所以的键盘侠,每当一个新闻事件或者明星爆料出来之后,在没有了解事情的原委仅凭自己的臆想来判断事情的对错,给当事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你的一言一行都可能会牵动着别人的生活,对于不了解的事情,谨言慎行,是最大的善良。

总结一下:

很少人用冲突来诠释和解,但《三块广告牌》导演巧妙的运用了戏剧化的冲突和反转,将影片所要表达的主题寄托在事物的隐喻上,通过刻画处在社会边缘的小人物形象,将人性的两面真实的展露出来,所有的人的选择似乎都没有“对错”之分,人物的和解都在冲突和反转中完成。

尽管导演有目的有意识的在影片中掺入了一些黑色幽默的成分,但过于悲伤的影片氛围还是会让观众在观影过程中感受到情绪的压抑感。尽管如此,这部影片依然是一部主题耐人寻味佳作,值得一看。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