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雷锋”该受苦?电影《芳华》蕴含对“时代英雄”的隐射与缅怀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电影《芳华》根据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时间跨度从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影片以第一人称萧穗子的视角出发,讲述了一群正值青春芳华的文工团战士所经历的爱情、友情与战争的故事。

电影《芳华》海报

影片中,塑造了许多典型的人物形象,其中“活雷锋”刘峰这一形象集中体现了一代“英雄人物”的经历遭遇。刘峰是一个乐于助人的“活雷锋”,在所有人都嫌弃女主何小萍时,他主动帮助,陪她练舞;把学习提干的机会让与他人;吃破饺子、做沙发送人等,但他却因为对心仪女孩林丁丁的一次“触摸事件”被整个队伍唾弃,被下放至伐木连,而后在战场上负伤,最后只剩何小萍的不离不弃。

影片中,刘峰的人生命运,因从“活雷锋”称号的神坛被赶下而彻底改变。

影片中,“活雷锋”刘峰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时代英雄象征,也是一个具有时代悲剧色彩的典型英雄式人物。对于“活雷锋”这个称谓,带有着鲜明的革命时代烙印,但电影中的一句旁白“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珍惜善良”,既表明出了何小萍对刘峰的态度,也是创作者对“雷锋精神”的理解:革命烙印被简化成了善良属性。

影片中的“活雷锋”是时代召唤下投身于集体洪流中的归从

影片中,刘峰是那个年代中典型英雄人物的代表和缩影,同时也是在时代需要之下应运而生的千千万万个英雄的其中之一。

电影《芳华》剧照

刘峰相信“只要自己学雷锋做好事当英雄,就能被自己的女神青睐”,“牺牲了一些东西就一定能有所回报”,而当他真正的经历了一切之后,世界告诉他,并不会。

刘峰在众人的推崇中成了“活雷锋”

影片中,刘峰的出现带有明显的光环色彩,也正式因为光环改变了刘峰一生的命运。刘峰年年拿标兵,为大家做了数不胜数的好事:帮助外号括弧的残障老百姓挑水;帮助家住北京的女兵捎带零食,他维系着女兵与父母间的联系;吃文工团战友吃剩的饺子皮;把读大学的机会留给别人;帮助萧穗子走出失恋被出卖的阴影;做身世可怜的小曼的舞伴;当炊事班的马班长要结婚时日夜赶工为他做沙发,甚至连女兵澡堂里的挂衣架掉了都要去找刘峰,等等。

电影《芳华》影片画面

刘峰帮助谁,那是因为他是刘峰,他是英雄,任谁都不会多想,就这样刘峰在大家的崇拜中活成了英雄。刘峰展现出了人性最美好的那一面:善良、友爱、助人,并且不计回报。

“活雷锋”是“去个人化”的形象表达

在影片中,刘峰出身平凡,家庭贫困,刚来时他也只是一个平凡人, 但每个人心中都有英雄,刘峰也不例外。可以说,那个时代每一个被推崇的价值观,每一曲被讴歌的高调,刘峰都在真心实意地加以践行,并不谋求任何回报,但慢慢地也让刘峰变成了遥远的空中楼阁里的英雄。

像刘峰这样的“好人”形象是去个人化的形象表达,情欲被排除在好人的情感之外。而世俗视野中的好人并非是美好人性的展示品,而是将“好人”拔高至“神”的位置,将好人的性格特点拔高至神性的表达。

红楼里的刘峰俨然已经成了英雄:他不求回报的付出、舍己为人的大度、雷锋式的人格, 他也确实是个英雄, 他光辉的人性成了红楼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让人无法超越、无法忘记, 更无法让人忘记那个时代。

影片刻画了那个年代的“活雷锋”,每个年代也都有自己的“活雷锋”

影片中,刘峰与林丁丁的一次触摸事件让“英雄”落入尘埃,也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电影《芳华》剧照

当刘峰说出“小林,我一直都喜欢你”时,当他伸出手臂去搂小林时,林丁丁却突然“受惊”,猛烈挣扎并哭出了声,最后破口大喊:“救命啊”!就在这个时候,“英雄”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下了神坛。

那些禁锢“英雄”的枷锁和标志

一个忠厚可靠,乐于助人的好人刘峰,仅仅是因为表露了自己对一个姑娘的爱慕之情,就瞬间被毫不留情地打成“流氓分子”,下放至伐木连,除了何小萍外,平日受他恩惠的众人都缄口不言,并无一人伸出援手。

在刘峰被揭发时,那一群在“英雄”关照下的人们无情地践踏了“英雄”的尊严,“英雄”的一生也就此结束。当小曼给刘峰送别时,刘峰让小曼将他的那些勋章证书扔掉。而这些勋章是“英雄”的标识,也代表着“英雄”一生的枷锁。如果不是这些,标识和枷锁,刘峰可以爱林丁丁,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样选择上大学,而不用顾虑别人的感受,但是他没有恨,也没有责怪,他只想离开,离开这个给了他无数爱的地方,他爱了无数次,以及他又无法再去爱的人。

电影《芳华》剧照

“英雄”光环的泯灭渗透着无尽的落寞

影片中,萧穗子有一句独白:“一个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忽然坠落凡间,还对你说他惦记你了很多年,她心里觉得紧张害怕,觉得惊悚、恶心、辜负和幻灭。”

在刘峰成长的年代里,他灌输的价值观是学雷锋,做好事,他做的很好。后来他上战场,抛头颅洒热血,他也做的很好。他在自己当下的时代里,拥抱了每一个被鼓励的价值观,可是当下一个时代来临的时候,他之前所有的牺牲和付出,都让他变得更惨了一点。

英雄光环的泯灭,带来的却是无尽的英雄的落寞。刘峰的这条线是带有普世性的。

是的,导演冯小刚拍了他那个年代的刘峰,但每一个年代都有自己的刘峰。

真正的“英雄”无论遭受了多少困苦,都会光辉永存

冯小刚在采访中说:《芳华》是“美好”。但其实我们在影片中看到的更多是“美好”陨落的过程。正如一出悲剧中英雄逝去的段落才是它的华彩,在回看这不同时代的变迁时,曾经“美好”但已然飘散不复存在的理想主义也许才是最动人的。

从接受战火洗礼到“英雄”的觉醒

在遭遇到毁灭性打击之后,刘峰迫离开文工团,投入到了战斗中。战场上的刘峰爱护战友,将战友的生命和任务看的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当有逃生的希望时,刘峰也将所有生的希望全部让给了战友们。刘峰不惧牺牲,或者说刘峰渴望牺牲。

电影《芳华》影片画面

影片中,萧穗子的一句旁白说:“刘峰就是不要命了”。从大的格局上来说,是他渴望牺牲,这样就可以再次成为英雄,被永久赞颂。但从小的方面来说,他在受到之前的打击之后内心是痛苦的,他一心求死就是为了结束他的爱和痛。当战友撕心裂肺地向刘峰吼着“你是不是不要命了”的时候,刘峰的双眼闪过瞬间的明亮。

如果说,曾经的英雄形象只为了顺从时代的号召和归从,那么此时的刘峰就是在自我意识觉醒后主动地塑造自我,主动地想让自己成为新时代的新英雄。在他心中,只有这样,他才能在支离破碎的自我形象中找到完整的存在,他才能够重新立足于新的时代。

刘峰拒绝了一切的英雄模范会议,他不想再做英雄,一个真正的英雄不需要掌声的。

“英雄”的光辉品质在历经苦难后愈发崇高

刘峰的“英雄品质”从来就没有消失,他一直都是一名英雄,一名真真正正的英雄。尽管刘峰在失去英雄光环以后遭受了系列打击,这个低到尘埃里的英雄能在他截肢后,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善良。

电影《芳华》剧照

在一次次的变数与起伏中,刘峰的理性思维逐渐完善,他也能够坦然看待和接受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刘峰去看过精神分裂的小曼两次,可见刘峰自己的遭遇并没有让他丧失爱的能力,没有让他人性的善良就此泯灭。

当刘峰穷困潦倒之际,他依旧去墓地看望自己的战友,带着牵挂,敬往事一杯酒。他不怨天尤人,他自谋生路。

面对多年未见的萧穗子和郝淑雯,刘峰一如既往地温和而友好;当萧穗子将林丁丁的照片给刘峰看时,刘峰也只是静静地看着照片中的林丁丁,露出了淡淡的笑;当刘峰说到妻子弃自己而去时并没有对她有责怪之意,反而表示谅解。

岁月的艰辛并没有使刘峰对他人的热心与善意消耗殆尽,反而让刘峰更加坚定与人为善、温和待人的态度,这也是刘峰从最初自我觉醒后有限理性驱使下的冲动,再到后来理性思维的逐步发展与完善的体现。

刘峰人格中的光辉品质在历经苦难以后愈发崇高、伟大。

写在最后

在影片最后,经历了半生起伏不定的刘峰和何小萍最终都以一颗宽容的心与过去和解,怀着平淡与善意去拥抱余下的岁月。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英雄,在特定的时期下,英雄也总是因时而生,代表着特定社会文化的需求。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刘峰受时代感召而成为了“活雷锋”,得到了无数的敬意与赞誉;而当那个时代结束后,刘峰曾享有的荣誉和敬意都逐渐消失,化为了幻影。

影片中,刘峰的“英雄”称号并非源于人们看到他内心的美好人格品质后所由衷称赞的,而是时代需要“英雄”,而刘峰正好是被推举出来的。

电影《芳华》影片画面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着“时代英雄”身份的刘峰会随着一个时代的逝去终结而消失,跌落神坛,光环泯灭。

在时代背景下,虽然“英雄”有着特定的历史性,但真正的英雄往往能够超越特定时空的局限,克服自我意识中的非理性因素,成为永恒的精神的存在与力量。

在严歌苓的《芳华》里有一段话:“我想到四十年前, 那个刘峰, 为我们修这个做那个, 不停地做一堆无成就琐屑事物, 而做本身就是成就, 日积月累, 一大堆的无成就就是他的成就。他是个当今谁也不需要、谁也不尊重的人了, 这种人就叫好人。”

回到开头的题设,“活雷锋”为什么就该受苦?他只是代表了那个时代的需要与新时代里对空洞理想和崇高的消解,这也暗藏着导演冯小刚对那个时代英雄的隐射与缅怀。

那些喋喋不休的过去,那一代人的情怀回忆,是他们执着不肯翻过页的事情,在我们看来似乎不值一提。我们和他们的人生出现了时光的断代,彼此似乎都无法跨越。

而更难跨越的,是时光本身。在历史进程中,我们漫不经心地遗忘了他们,同时也否定了,那段时光里小心翼翼包藏着的,一代人最好的模样和最初的信念,以及他们为了那些信念,曾付出的明艳芳华。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