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两金》的归去来兮,讲述的是爱情,还是一个时代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八两金》是张婉婷“移民三部曲”中极具代表性的一部,也是最经典的一部,该影片拍摄于1989年,在大陆香港的移民潮背景下,镜头里一幕幕民间乡下的风光,田间地里的往来,都带给人浓浓的时代感。

影片讲述的是在社会动乱的背景下,洪金宝饰演的猴子,背井离乡到了美国开了十三年的出租车,然后回国返乡探亲,遇到了即将要嫁给金山佬的张艾嘉,作伴一起回到台山。

两个人都很有个性,言语上针锋相对,打打闹闹中貌似合不来,实际上两个人慢慢产生了情愫。可是该离开的终究要离开,一纸婚约,让他们终究是要分别的,直到张艾嘉在船上一边远去一边回头,洪金宝在岸边一边追赶一边欲言又止,那种无奈和神伤就随着音乐达到了高潮。

无论的近处带着乡土气息的细节描画,还是遥望着时代记忆的水乡竹排, 都给人淡淡愁绪的观感,离开的人想要回来,这里的人却想着离开。

在夕阳下荡起的涟漪中,罗大佑的《船歌》渺渺,齐豫的歌声揉碎在波光里。岸上的人和船上的人,注定离别又无奈的一幕,让多少异国他乡的华人感同身受,艺术的共鸣是老电影所捕捉的灵魂所在。

这是一个时代的故事

——时代的追忆

泰戈尔说:我们一次次地飞走,是为了一次次地归来。

离乡多年的洪金宝内心充满了对故乡的眷念,为了衣锦还乡,他借来了八两金装饰在身上,踏上回家的路。

八两金,是父母亲的脸面,也是自己的脸面。就像那个年代无数回乡的游子,也是为了装阔绰,为了给父母争脸面,买手表,买大哥大,买自行车,这都成了一种时代特色了。

洪金宝回到国内,却发现多年所神往的故乡,一点一点变得陌生了,这勾起了他这个游子的百般滋味。镜头下洪金宝看到一切物是人非的时候,渲染出来的哀伤,充满了张力,引人共鸣,台山以前是海,可是沧海已是桑田。

张婉婷的电影总是带有浓烈的家国色彩,在移民浪潮的背景下,游子的悲痛往往在那些可望而不可即的小小细节,而这些都是《八两金》摄取的符号,竹排、水乡、墙上的标语,还有那飘零的木棉花。

——离别的时代

洪金宝和张艾嘉两个人之间的的感情,发乎情止乎礼,这就让这种感情上升到了历史的高度,因为他们时代的产物,是移民。一个是异乡摆荡回来的游子,一个是注定离开的过客,两条线的交汇只在春天以前。

当初不少的移民侨胞,也有这样一段不得不分开的爱情,这样的离别让他们产生共鸣,这就是那个时代背景下,对爱情的无奈。

终究是要离别的,时代的洪流滚滚而来,亲情、爱情,都会远去,蓦然回首,就是一生。无数的人背井离乡,却又不能像洪金宝一样能回去,再看到即将远嫁的张艾嘉,只能发出一声长叹,抑或是一声唏嘘。

这便是那个时代的无奈,随着时间的酝酿,不曾淡去,越来越浓,就像一掬离了源头的清水,随着时间的发酵,思乡的愁绪,成了无数游子眼角的泪。毫无疑问,这是一部讲述时代的电影。

这是一个爱情未满的故事

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为什么在最错误的时候,却产生了最不该有的爱情,世上安得两全法?

——爱上

渴望着嫁给金山佬的张艾嘉,在等待春天来迎接自己的渡船。

她看到返乡的洪金宝,就像看到了自己即将经历的海外人生,而张艾嘉身上的乡土味道,又恰好是洪金宝十多年在异国他乡所魂牵梦绕的,于是他们忍不住的靠近彼此,最后产生了一种凌驾于友情之上,爱情之下的感情。

一个打肿脸充胖子的“海归”,一个婚约在身即将出嫁的女人,却相爱了,多么荒谬啊。

他们之间存在着一层无形的膜,心里都清楚,但是又假装不知道。爱上一个人就是这样,只因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就心甘情愿的被吸引,做出一些无法理解的事,哪怕是与世俗伦理为敌的事。

——不甘

一个注定离去,一个渴望留下。

张艾嘉的弟弟说,等外边那些红木棉花都掉下来的时候,就不冷啦!春天就到了。

春天到了,她就要走了。她说:“我最恨春天了,因为春天到了,我未婚夫就要来接我走了”

所以第二天一早,洪金宝就将她家门口掉落在地上的红木棉花一朵朵捡起来,把它们绑在木棉树上,这一切被张艾嘉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说,他们都明白,这只是徒劳,春天终会来的。

他们总归是不同世界的人。

洪金宝的父母让他去相亲,这深深的戳痛了张艾嘉,以往两人刻意淡忘的膜,就像一堵墙一样高高的立在两人身前。

欢快的气氛也就是在这一刻开始变了味,两人心知肚明,却又无力改变,直到张艾嘉未婚夫金山佬的到来,这种情绪炽烈到了极点。

——分开

在一场烟火中,月光白水,烟花倒映,浪漫的氛围让两人情不自已。两人互相凝视,嘴唇相互靠近,却在关键时刻彼此躲开。

她说:“我们这样好像不太对诶。”他说:“我也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闭上眼睛?”她说:“好像是啊。”然后她先闭上了眼睛,他望着她,却轻轻起身,沉默离开。

他知道,她是别人的未婚妻,他给不了她想要的,离开对两人都好。

她知道,此去经年,应是再也不见了,她想让彼此的初吻做最后的记忆。

怅然若失,又理应如此。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

——送别

最后的离别,洪金宝送张艾嘉,这该是怎样一种滋味,沿着河岸奔跑,只为送最后一程,只为看最后一眼,因为最后一眼,也许就是永远。

爱情也许到了极致就是成全,但他俩真的是爱情吗?一个做了自己未婚夫的背叛者,一个做了勾搭别人未婚妻的流氓,这样两人明知不可为下产生的感情,真的是爱情吗?我总认为不是,因为还差了一点,差的,也许就是那三个字吧,所以他们爱情未满。

“八两金”的前后寓意

“八两金”的象征,其实是一个男人对自我价值的具象

《八两金》的开始,洪金宝说“男人嘛,没有八两金在身上怎么算男人呢?”

这八两金,就是洪金宝找到的自我价值,有了这八两金,别人就会敬佩他,尊敬他,这是一种物质带来的虚荣和地位,“八两金”就是他的脸面,一个男人的所谓尊严。

可是在最后送张艾嘉出嫁时,他把自己的“八两金”送给了张艾嘉,“新娘身上没有八两金,怎么能算新娘?”

因为他发现了比“八两金”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张艾嘉。他接受了这个结局,他祝福,为了让自己更坚定,他熔了那八两金表和项链,给她铸了龙凤配。八两的西洋金表和金项链熔铸成了八两的金首饰,这是洪金宝对现实的妥协和祝福,也是对过去的告别和坚决。

他希望这“八两金”首饰能代表自己陪着她,能让这“八两金”给她在异国他乡安全感,尽自己所能让爱的人过得更好,这是他找到的另一种自我价值。

总结

人在时间面前是无力的。某些事的到来就像春天,你知道它总是要来的,可你无法改变,只能接受。那个时代纯粹的爱情,也让人感慨,让人惋惜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可是也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在一起,才让人觉得真实。

这就是以前的电影和现在的区别,世上哪儿有那么多的两全其美,多的是一厢情愿的人们在无可奈何的现实面前发出的叹息。

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两全其美

却无法禅定于一夜琴声

直至悠悠的琴声被暗香淹没 ----《仓央嘉措诗传》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