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箭穿心》:“真实得可怕”,人到中年必看的婚姻启示录

 分类:电影点评    作者:九牙情报社    浏览: 次  

今天要说一部老片。

说它是老片,其实也没多老,2012年上映的院线,但90%的人都没有看过。

它是由颜丙燕、陈刚、焦刚等主演的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也是今年夏天爆火的“现男友”李现的个人处女作——

《万箭穿心》。

这部7年前上映的作品,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6,更被无数人称为2012年最好的华语片。

李银河说,这是《雷雨》之后,最好的一个悲剧。

电影确实讲述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一位普通的女性,将丈夫逼至出轨,直至跳河自尽的境地;十年后,长大成人的儿子与其断绝关系,并将之逐出家门;半生辛苦操劳的付出,到头来却一无所有。

我们禁不住要问,她到底对家人做了什么,才落得如此下场?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武汉。

主人公李宝莉拥有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丈夫马学武是一家国企的办公主任,两人育有一个男孩,名叫小宝。

开篇正逢马学武工厂里分新房。

一家人搬新家,本应是高高兴兴,结果却不是。

由于门前的胡同口太窄,车子开不进来,搬家工人提出要加价。

李宝莉二话不说,直接就开吵了:

“你蒙乡下人啊!”

活脱脱一副泼妇骂街的标准画面。简单粗暴的程度,完全和主任媳妇的身份不匹配。

马学武想缓解下气氛,给工人递烟,叫儿子去买汽水。李宝莉却不给老公面子,当着工人的面就给老公甩脸子:

我出钱他们做事,天经地义!

刚才在那边,坐地涨价你不吭声,现在你跑出来发烟。

你自己看看,他们干的什么活?

烟不要钱,汽水不要钱?

你当是在厂里搞招待啊?

真是贱!

工人看不下去,转过头说马学武过得可怜,说他在外头大小也是个干部,却要被这样一个女人压一辈子。

一个搬家事件,导演毫不费力地就交代清楚了人物特征,李宝莉脾气暴躁、泼辣强势,而丈夫马学武是个软弱的读书人。

马学武对粗鄙强悍的妻子忍耐已久,搬家事件成了一个导火索。

当晚,他终于提出来离婚。

强势了这么多年的李宝莉,终于懵了。

她想去挽回,做了一桌子菜,主动给马学武脱袜子,还动用儿子来求情,结果丈夫选择用冷暴力来回应妻子。与此同时,马学武对厂里一个看起来娇柔贴心的女同事动了心。

李宝莉感觉到了异常,跟踪发现老公跟别人去小旅馆开房。

不甘心的李宝莉,故意打电话报警,桃园宾馆206房间,有人卖淫嫖娼。这样做的后果,是导致丈夫因为道德问题,从厂办主任打回到了车间工人。

自觉心虚的他再也不敢提离婚。

李宝莉得理不饶人,在闺蜜和孩子面前,继续讽刺挖苦老公。

李宝莉的闺蜜觉得她太过分了,是她这么多年对马学武太凶悍,把当初老实软弱的丈夫逼出轨的。

李宝莉却觉得,自己虽然文化不高,但年轻时长得漂亮,追的人很多,她选择了其貌不扬的乡下来的大专生马学武,算是下嫁,凭什么马学武对她不好。

出轨的把柄,加上丢掉主任的事实,成了李宝莉“杀人”不眨眼的利器。

本就懦弱的马学武,在家里找不到一点做人的尊严。雪上加霜的是,马学武被列进了厂里第一批下岗人员的名单之中。

他找不到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生活就像一潭绝望的死水,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处处压抑的他,选择跳江自尽。

留的遗书里只说对不起老娘和儿子,只字未提李宝莉。

显然,凶悍粗鲁的妻子,在丈夫心里没有位置。可怕的是,这颗仇恨的种子,也被掩埋进了儿子的心底。

高考放榜,儿子高中状元,可在“庆功宴”上,儿子却要和她断绝关系。

在丈夫轻生后的十年时间里,李宝莉靠一根扁担替人挑东西来养家、供儿子念书,从一个略有姿色的少妇,变成了一个沧桑粗糙的中年妇女。

然而儿子却看不到母亲的半生操劳,唯有解不开的仇恨。

面对母亲的字字泣血,儿子道出了自己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把她伤害父亲的种种件件全部抖了出来,他认为:

是母亲逼死了自己的爸爸。

十年,从风姿绰约的少妇到佝偻邋遢的中年妇女,从泼辣火爆到垂头丧气,她挣扎过,努力过,受尽了生活的苦楚,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丈夫,儿子,家庭,一无所有。

为什么会这样?

表面上看起来,李宝莉和马学武的婚姻悲剧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李宝莉是没读过书的城市户口,马学武是出身乡下的知识分子。

一段幸福的婚姻,两个人的文化水平、家庭不一定旗鼓相当。

但,两个人的性格一定是匹配的。

李宝莉就该和欣赏她真性情的建建在一起。

而马学武就适合周芬那样性格的女人,可以平等的交流。

偏偏李宝莉和马学武结了婚,宝莉的强势和世俗,完全压制住了马学武在精神方面的诉求。

马学武不是没有尝试过回头,宝莉也不是没有示弱,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心都不是铁打的,一起生活了九年,朝夕相对,何况还有一个聪明的儿子。

最终将他们分开的,只是不适合。

电影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镜头:

李宝莉追着马学武的自行车跑了几条街,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了别的女人。

结果看到马学武给周芬买水果,两个人并肩走着,后面蹿出来一辆摩托车,马学武很自然的护住周芬,把周芬的背揽向自己。

这是马学武从未对李宝莉有过的温柔和照顾,大抵是因为,李宝莉本身坚强到不需要什么照顾,在周芬面前,他才可以扮演照顾别人的角色。

而比李宝莉更加强势的建建,才可以和她平等地站在一起。

而李宝莉和儿子的亲情悲剧,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儿子不懂事,而本质上却暴露出李宝莉爱孩子,却不知道怎么爱孩子的问题。她愿意为了孩子付出所有,却不会与孩子沟通,每次能跟孩子说的话,就是问作业做完了没有。

孩子从小就跟看起来更和善,并且能辅导他学习的父亲更亲近,隔了十年的滤镜回看,当年那个出轨的父亲,在他眼里成了:

为了真爱,被妈妈逼得走投无路的慈父。

在电影的结尾,

悲伤的李宝莉一个人坐在江边,常年的劳作已经让她的面容显得不符年龄的老气,一个孩子跑过来叫她婆婆,让她过去帮忙照个相。

就在那天,她看到这群孩子无忧无虑的笑脸,才惊觉自己或许亏欠了儿子小宝太多。

她和丈夫的不睦,儿子看在眼里,丈夫的死亡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儿子因此对她心生怨恨,她想如果自己的离开能让儿子感到快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就这样,她打点行囊离开了家。

男人建建开着小面包车来接她,临走时车子却出了故障发不动,李宝莉下来推车破口大骂“这婊子养的”。

生活不就像这辆车一样吗?

骂它几句,踢它几脚,才会往前走。摘自网络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